WFU

2021年12月23日 星期四

一種永恆少年的內心世界(二)兩個世界


作者:王家齊 





曉珍的世界


曉珍看著眼前的男人,不知道該如何是好。無數次的吵架、爭執、大哭與安撫,她還是猜不透眼前的男人在想什麼。她以為自己找到了好男人找到了極品,姊妹們說的「男人結婚之後就變了一個樣」是很警世,但不會發生在我身上。

這男人是個好爸爸,他是親戚小孩的偶像。很會說故事也會變魔術,姪子姪女整天都圍著他轉。對曉珍來說,他更像是一個突然從天上掉下來的父親,而不是自己交往兩年後決定結婚的先生。

當曉珍第一次發現他出軌的證據時,她感覺頭暈目眩,彷彿這個世界崩塌了。

照片中的女人並不漂亮。曉珍自覺不笨,高中大學與一群中二男當好麻吉時,看著他們下課時怪聲怪氣地拿出來的寫真與漫畫,就知道這些臭男人愛的是哪一味—纖瘦、長腿、大奶大眼睛。

可是這個女人都沒有。

硬要說的話,這女人更像一個沒有性別的小孩,平胸個子又小,最明顯的特色就是臉上的雀斑。曉珍翻過這些照片,忍不住看著鏡子中的自己—是生了小孩以後的自己變形了嗎?或是日常的保養出了什麼問題?

可是,為什麼是這女人?

一如往常地沒有答案。曉珍的男人知情後,除了沉默就是道歉,過兩天換婆婆打電話來幫忙說情,夫妻倆吵架難免有話好好說。曉珍在電話的一頭沉默了,她感覺與這男人之間有些什麼斷掉了。



步步的世界


步步知道自己做了錯的事。

蝴蝶少女的出現,讓他像是重新活過20歲念書的日子—說走就走地夜衝海邊,搖下車窗

對路上大叫,然後在前座笑成一團。

步步知道,自己已經不是可以這樣玩的年紀了。但每次回家面對曉珍時,內心總有一種乾枯難以咀嚼。

於是步步分裂成兩個不不,一個不在說「不行我的人生不能只是這樣」,另一個不在說「不能繼續這樣下去讓曉珍傷心。」

他們相互拉扯,對彼此尖叫。偶爾開車到一半,步步會有點恍神,他知道這樣很危險,但他動彈不得。

於是,當蝴蝶少女在海邊打了他一巴掌,激動地對他尖叫「我恨你!」時,步步有種頭暈目眩的感覺—

彷彿兩個世界都崩塌了。


好男人的特質


Robert Glover是一位接受婚姻家族訓練的治療師,他在[[No More Mr. Nice Guy]](别再有更多好男人)”這本書中,提到了所謂「好男人」的幾個特質(這好男人是打引號的)。這也是很多年以後,步步開始嘗試認識自己的分裂時,一步一步發現的永恆少年特性。

  1. 好男人因為與父親缺乏連結(父親可能是被家中視為壞爸爸,或是難以交流的疏離爸爸),也就不習慣跟男人建立關係。
  2. 許多好男人因此有一個新的自我要求,他們要和自己的爸爸不同,因此認定自己:不是控制狂、不會生氣也絕對不會有暴力,他們會要求自己關切女性的需要,成為好的愛人與好的父親。
  3. 好男人的問題,在於陽性能量的缺乏。陽性能量賦能了男性工作產出、與人競爭、同時保護家人的力氣,但也代表了潛在的攻擊性、毀滅性與對人殘酷的特性。
  4. 所有好男人與許多女人會害怕這潛在的攻擊性,因此好男人為了尋求女性認可,就會傾向壓抑自己的陽性特質。然而,他們也會抱怨女人會被這些「混蛋男人」所吸引。
  5. 家齊補充:反過來說,也有男人是在婚姻或正牌女友以外的關係,才能安心釋放自己的陽性能量。這很常出現在所謂「輕鬆多了」的一夜情,像是相對可以粗暴不管對方感受的性行為
  6. 對成年男性來說,壓抑陽性能量最明顯的結果,就是在家中缺乏領導力。因為害怕讓伴侶不高興,或是看起來太掌控太權威或是虐待,好男人常常無法成為一個家需要的領導者,於是這個任務會落在太太身上
  7. 家齊補充:而多數太太對此是怨言的,因為在華人社會這credit通常還是算在男人身上

對步步來說,蝴蝶少女或許更像是成長之路的過客,一個喚醒或讓陽性能量藏身的對象。在親密關係中,許多的「不」原來不是不說,而是不能說。

然而,父親的缺席真的如此重要嗎?許多男人不也是從教練、老師與前輩身上學到「出社會」的道理?因為我們還沒談到另一個重要的角色,男人們的母親—


延伸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