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FU

2021年12月16日 星期四

一種永恆少年的內心世界(一)步步男孩


作者:王家齊


 


步步男孩的雙腳很少踏在地上。比起用走的,他更喜歡用飛的,飛在自己的思緒世界中。步步有很多興趣,喜歡自己一個人去書局看書,喜歡把心裡想的藏在理論、邏輯或是別人寫過的金句之後。

他成績很不錯,也懂得如何應付報告,學校的事總是不用讓人擔心,也是分組報告時值得信賴的夥伴。念了研究所出了社會,步步長高了聲音低沈了,穿上襯衫與西裝褲,有了初吻與第一次,也許再半年就要結婚了—

他心中仍然有個男孩,在自己的世界飛著。

第一個發現的是他的未婚妻。每次想要跟步步靠近時,或許也想要他有點『存在感』,能夠Man一點決定事情,她發現布布總是會急促地回答「不了不了」。


親密關係的兩難


這對步步的未婚妻是一個兩難:談戀愛時,她正是因為步步的這份與眾不同而選上他。他不像其他男人罵髒話、耍中二,到處撩妹,步步有一份特別的氣質,好像可以更深遂地懂她,讓未婚妻覺得自己選對了。

然而這份深遂在婚前變成了迷路。即使未婚妻大吵大鬧,威脅摔東西或是分手,步步最多只能把僵硬的左手搭在她的肩膀上,然後沈默不語。這一刻她總是覺得,像是已經被他遺棄那樣不安。

步步沒有想要離開未婚妻,也沒有想要取消婚約。但更多時候,他也不知道該拿自己心中的小男孩怎麼辦。

他不想孤單。即使到了30歲,當他聽到陳昇的《不再讓你孤單》仍然會掉下眼淚。偶爾這樣多情的他會主動抱著未婚妻,看著她的眼睛說我愛妳,不要離開我。

下一刻,又突然消失了,所有生命中的熱情激情與感情,就好像是火焰一般熄滅。這不只讓身邊的人挫折,步步也覺得很難受。

『我知道,這很像無病呻吟...但我常常會覺得,即使我擁有這一切,仍然會在某一刻全部失去。』他在說的是,生命似乎無法累積,是因為雙腳不能落地。

不能落地,也就無法穩定掌控方向。當亂流來襲的時候,駕駛與乘客只能一同祈禱,我們可以挺得過這波混亂—


永恆少年少女


特別是當步步遇見了永恆少女時。

永恆少女在熱情與激情中燃燒,有著鮮明的陰性魅力,又神秘多變—就像是蝴蝶,展開多彩的翅膀,翩然繞著少年。

步步看傻了眼,心裡有個火苗被重新點燃。

當蝴蝶少女向步步伸出手時,他是否該回應?即使他知道,他當然知道,蝴蝶有一個瘋狂的危險,他們就像是往懸崖邊緣縱身躍下—而這樣的他回到日常生活中,快要死掉的親密關係仍待他拯救。他是否能扮演小時候仰慕的超級英雄?或著他只是畏縮逃避的狗熊?

這是男孩能否變成男人的轉捩點,一趟幾乎會讓人死去的英雄旅程。

步步算是早發現的了,在30歲這個社會期待的成家立業期,遭遇飛行與落地的衝擊。另外一群永恆少年,會在40歲以後的中年危機,在拋家棄子與內疚罪惡間掙扎不能成眠。

榮格分析師瑪麗-路薏絲.馮.法蘭茲在《永恆少年:從榮格觀點探討拒絕長大》提到,這是一個永恆少年的檻,對她來說解藥是『勞動』,離開思緒與象徵的世界,活成一個大人。

但這終究是苦澀而憂鬱的,如何讓長大的苦不至於乾枯,而那些生活世界之外的,又該如何轉化與保留,但同時長出大人的質地...

這正是每個永恆少年都需要面對的課題。 


健康的陽性發展


這個時刻的步步,需要的是教練,是導師,是另一個與之競爭的英雄,一個慢慢長大而前進的陽性世界。

許多陰性特質強烈的異性戀男孩,很習慣在花叢間長大,與男生/男人的關係卻顯得陌生。然而『健康的陽性』仍然是成長過程必須的。

不少教導男孩與女性相處的課程,走歪了方向,滿足的是男孩全能的幻想,教的是如何操弄與影響女性。

然而男性自身的陽性不會因為這種『招式』而完整。這更像是一種小男孩對於親密的無法招架,進而長出的願望幻想。

如何成為所謂的男人,保有健康的陽性氣質,不成為失控的暴力支配者,但也不切割萎縮自己的力量,這是男性心理成長歷程的關鍵。

步步終究需要男性,就如同他需要女性,因為這都是他整合歷程的一部分。


延伸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