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FU

2021年10月27日 星期三

內心的魷魚遊戲(二):走在玻璃橋上的男人

作者:王家齊





昨天寫到女孩內心的魷魚遊戲,有朋友問我,那男生呢?男生也一樣嗎?
我想了想,想起了一位走在玻璃橋上的男人—


「又能怎麼辦呢?」男人不發一語,卻脹紅了臉,180公分的修長身軀,癱軟在諮商室的沙發上—他失戀了,就在他認為最不該發生的那一刻。


「我想說交了女友要成家了,身為男人不就應該拼事業嗎?」


這不是他們第一次談分手了。
據說他的女友這次鐵了心,連他挽回的訊息都不讀,索性封鎖加刪除。


我好奇「這次」他如何應對?
他看了我一眼,像是我問了一個怪問題「不就那樣嗎?繼續工作,繼續賺錢,繼續還該還的債...」說完,他嘆口氣,伸了一個大懶腰,整個人像是被沙發吞到裡面。


男人的墜落


其實,他正在墜落。
不,應該說,他總是站在墜落的邊緣。


他每天回去都要喝個爛醉「當你回家發現只有自己一個人,打開Line也不知道要找哪個朋友說話,你不喝酒嗎?」


他長得算好看,偶爾會有Tinder上的女孩來家裡,一夜過後卻只剩下空虛。
然後他就回去喝更多的酒。


「你知道嗎?有天我起床頭痛得要命,大概六七點吧,太陽照進來,外面小鬼都上學了,吵吵鬧鬧的......」


「我突然覺得自己真他媽的廢。」


那一刻,你會覺得他的聲音跟身體分離了
他的聲音說著「我他媽好爛好難過
他的身體寫著我他媽根本不在乎
也許只有一個共通點,就是「我他媽」這個語助詞吧。


想著這件事時,男人的聲音打斷了我—
「欸,你看過最近很紅的那個魷魚遊戲嗎?」
「其實我不是真的很想看,但我前、前女友叫我一定要看(他在說『前』的時候頓了一下)」

「一開始我覺得這部戲很蠢,什麼生存遊戲嘛,以前大逃殺、要聽神明的話不也都拍過了?」
「但我看到玻璃橋那一集...我覺得我他媽就像玻璃橋上那些人,往前死路一條,往後也是...」


「那也就只能跳了。」


男人,與名為父親的男人


他這輩子都在往前。


所謂現代版的「五子登科」,房子、妻子、孩子、銀子、車子,他想盡辦法用極快的速度達標。同時,他也瞧不起那些「跟不上」的朋友。學生時代的哥兒們,一旦覺得對方成就不夠格,就火速切斷關係。

然而,當他自己也「跟不上」自己的時候,麻煩就來了。

「他們在橋上拼命的時候,旁邊不是有一群有錢老白男在看嗎?」
「那就是我覺得最幹的地方。這輩子再怎麼拼,都拼不過那些老傢伙。」

男人在談的,其實是他作為一個男孩時,與父親的權威議題。
他爸是一個工作失敗後拋家棄子的男人,卻在家裡擺足架子,看不起所有人。從小跟媽媽相依為命的他,很早就做了一個早期決定...

「我這輩子絕對不要像我爸一樣沒用。」

然而一路奔跑的路上,當他不慎跌倒的時候,他開始否定自己,羞辱自己,覺得自己不夠格。自我否定帶來的痛苦感,在男人身上分裂成兩個部分:自卑的男孩,與暴烈的傭兵


傭兵與男孩


傭兵上戰場時,所有的感受都被切掉了。他進入「戰鬥模式」,眼前只有敵人、競爭與勝負。這時的他冷酷無情,只求成果。但這樣的他,在親密關係就麻煩大了—

一開始,有些女生被他的「狼性」吸引,很快就談了戀愛上了床,這沒什麼問題。但是,當激情的烈火慢慢退去,兩人開始要過生活的時候,幾乎他每個前女友都抱怨—


「我根本不知道你在想什麼。」


前女友們覺得男人就像一塊大鐵板,生氣難過全部化為沉默,或是「改天再說。」這還好,有時候雙方吵起來,男人突如其來的大吼大叫,更讓女人們無法忍受。

確實,沒有人受得了在親密關係被這樣對待,於是多則半年少則三個月,他們就分手了。
就像現在的他,仰頭望著天花板,身體縮得越來越小,像是要躲起來似地。

躲起來的,是那個自卑的男孩。他蹲在角落,只用一雙眼睛看著這個世界。
幾乎每一雙嘗試找他的大手(相對於小孩),都是一個巨大的威脅...
就如同他的前女友(們)。


「可是我感覺不到」


男人說,他們談戀愛時,雙方最痛苦的那一刻,是女人用力地抱著他,邊哭邊說「我會一直一直陪著你,你不要放棄自己」的時候,他什麼都感覺不到。

對那時的男人來說,也許沒感覺反而好。因為有的時候,他會全身發抖,覺得自己根本不值得這些,覺得自己就是一攤爛泥,覺得自己到底憑什麼繼續跟這個女人走下去...

那一雙溫暖的手,在這裡,卻變成了男人的羞愧。於是,雙方都很痛苦。

「你每天拼那些輸贏,真的有這麼重要嗎?」前女友臨走前這樣問男人(我想她問的是「真的有比我重要嗎?」)對男人來說,輸贏很重要嗎?當你會因為輸掉而羞愧致死的時候,輸贏就變得很重要。

就好像玻璃橋上一個一個墜落的人們,要拼命記得前人走過的路,又要被後面的參賽者催促,在這樣的權力結構下,一次一次走到墜落的邊緣...




那麼,這樣的自我否定(與自卑自大),又該怎麼面對呢?


長出力量,需要承認脆弱


這可能是最難的一步。

許多男生喜歡問How,想要找到一個絕招,可以無敵無損血通關。然而,真正的力量是能夠包容內在的脆弱。傭兵沒有錯,但戰爭結束時,要有能力把躲在一旁瑟瑟發抖的小男孩找回來。

倒也不是你要做什麼厲害的心靈成長,才會做到這件事情。可是男人們,要先學會把害怕、受傷、憤怒、低落等等感覺,一個一個地找回來。

意思是,你需要學會:

1.認出情緒(看見聽見並接受,不否認自己有這些情緒)

2.命名情緒(增加情緒詞彙量,學習說清楚自己的感受)

3.探索情緒(知道這些情緒在幹嘛?生氣在氣什麼?傷心在傷什麼?)

一次一次的練習,小男孩才敢從角落探出頭來,才敢接受自己或另一半給出的「好」(記得那個令人心碎的擁抱嗎?)


跳脫規則,力量不只一種


要能正確認識自己的力量,需要旁人正確的回饋。

力量不只一種,但是主流男性文化形成了一種「這才是力量」的氛圍,你當然可以玩這套遊戲規則,但這就像進到桌遊店玩遊戲—

有些桌遊強調資源分配,有些桌遊重視演技說謊,有些桌遊則需要團隊合作,在不同的「遊戲」中,其實需要不同的「力量」(關於這點可以看看我對魷魚遊戲「剛布」的故事分析)你當然可以玩主流的遊戲,可是跳進去玩之前,也許要先想想這是不是你最能玩?最擅長玩的遊戲?

找到自己的力量,以及力量能夠發揮之處,是打破規則的關鍵。一個好的老師,好的心理師,或著好的教練(無論是職涯教練或健身教練),可以幫助你學到這些。


整理父親(權威)的議題


這個說法其實並不準確,在心理諮商中,處理父親議題也就意味著處理母親議題。記得男人的早期決定嗎?「我這輩子絕對不要像我爸一樣沒用。」其實背後有一個括號沒說


「我這輩子絕對不要像我爸一樣沒用(害到我媽)。」


每個男人的議題與發展階段不同,有些男人在諮商中要處理的是過度擔心媽媽,而放不下媽媽的主題(這有時候就變成了女生眼中的「媽寶男」)

有些男人則是要來處理又想被爸爸認同,又與爸爸競爭,而在競爭過程中因為「輸贏」而看不起爸爸,或是看不起自己的主題(這就是所謂的「權威議題」,常常會發生在職場與上司/下屬相處,或是在學習歷程中與老師的關係)

如果說前面兩個(承認脆弱、跳脫規則)是基本功,那麼把父親(權威)的議題整理好,就是練功背後的心法。

知道為什麼Why,就有機會想到怎麼做How,而熟悉How,也會深化我們了解Why。



延伸閱讀



版權聲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