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FU

2021年10月11日 星期一

【助人者的禮物】前言:即興劇帶給一位心理治療師的...


作者:王家齊





寫在前:這篇臉書貼文,原本是紀錄演出後的一些感想。最近覺得可以開始把我從2010開始投入即興劇的學習,與這幾年在心理治療的工作相互映照,開始說清楚,即興劇到底帶給一位心理治療師什麼?



十年磨一劍


十年後的今天,我將用一系列的文章試著說清楚,即興劇到底為一位心理治療師的專業/自我成長歷程帶來了什麼好東西?心理師學習即興劇到底有什麼好處?又真的有這樣的需要嗎?


以下第一篇是前言,也是一切的起源。



當我走入即興,我走進一趟歷程


之前三語事的演出剛結束,有同為心理師的朋友問我,為什麼這麼「有空」?明明已經過著在診所接心理治療的半全職生活,還要繼續做即興劇場,帶工作坊?


我想了想,但沒直接回答他。因為好難用語言說清楚,我在走的歷程是什麼。


我第一次被歷程這個詞打動,是在去年的屏東。已經認識五年的西西里訓練師,帶我們做了一個練習。


他把所有人分成兩組,要求我們在20分鐘內完成一趟「飛行」。我們這組在工作坊中/工作坊外,正好都是習慣獨立作業的人,很快就分工分好各自進行,想著最後再把飛行所需的素材拼在一起。


多頭進行,多有效率。


而我們失敗了,飛行所需的每個零件都還堪用,拼在一起卻零散地落了一地。因為我們在最後的5分鐘,才開始認識彼此的工作。也就是說,我們清晰知道終點在哪,卻試圖運用策略而忽略了中間的歷程。



好好照顧我的花


訓練師問我們「在這個歷程中,你是修理鐘錶的工匠?照顧一朵花的園丁?」


於是我告訴我自己,在接下來的生活中,儘管還是需要成為一名工匠,但不要忘記擁有並照顧一朵花。





心理治療也是這樣呢。我們要能夠開始一趟旅程,也要能在50分鐘到的時候結束,在這中間還要不斷丟接,發現亮點,或是一起度過平淡難堪意外與失敗。


而這正是每一場即興演出所經歷的。我們在排練準備好自己與場地,歡迎並感受觀眾進到我們之中。在演出過程中,所有人共同經歷了高低起伏,清晰迷失或靈光一閃,然後我們注意時間到了,打包今天的所有(這是我在三語事演出最喜歡的一段)。


或許我並不是太有空,而是努力記得在齒輪轉動的現代中,留住一朵花開的時間。而我隱隱約約覺得,這也是心理治療師應有的,活在歷程中的能力。


關於我所參與的『歷程』,可見下列文章


以及在這趟旅程中,我與夥伴所留下的身影...
















延伸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