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FU

2016年10月11日 星期二

不只是劇場表演!談談即興劇的「應用」





許多參加微笑角即興劇團的工作坊,或著來看演出的朋友,都會聽到我說「國外有許多人在應用即興劇喔~」那麼,到底什麼是應用即興劇?它又可以被應用到哪些地方呢?


只要是人...


對我來說,表演藝術是關於「人」的藝術,而即興劇是關於「合作」的藝術,這也是我的好朋友,三語事劇場的國瑞說的「劇場,是人與人相遇的地方。

因此,我們不如這樣想像,既然即興劇是關於人與人的藝術,所有「人與人」的領域,其實都有即興的成份在。而應用即興劇,就是透過一系列的即興遊戲與演出,讓我們在安全又好玩的場域中,實驗這些人與人之間的事情。



那到底可以用在哪?


我自己因為身為助人與教育工作者,比較常接觸這方面的應用,以下是以最近因為「即興力:反應快是這樣練出來的」這本書很紅的"The second city"劇團所做的課程,來看看即興劇可以怎麼應用。

"The second city"本身就有一個身心健康方案(wellness program),是專門開設給目標不在成為演員,但希望從即興劇中受益的朋友。其中有許多有趣的應用課程,包括:

  • 給「社交焦慮」的即興劇課程(improv for anxiety)
    • 這個課程最特別的地方,是與認知行為治療(CBT)結合。CBT提供了症狀管理,與思考行為的調節策略,即興劇則提供一個安全且好玩的環境去探索這些技巧的可能性。
    • 這也是一個由即興劇團(The Second City)與心理健康中心(Panic/Anxiety Recovery Center)合作的好例子。Psychology today與一些媒體有報導,他們後來也有發Paper
    • 這裡面當然還有許多值得討論的操作細節與眉角,例如可不可以把即興演出想成某種比較溫和的暴露療法,或是即興導演的引導與教練(coach)技巧,能否讓每場戲的焦慮度如系統減敏感排序等...
  • 給「自閉症光譜」的即興劇課程(improv for ASD)
    • 知道有這個課程時其實很感動。因為我念研究所時,曾經在兒童心智科實習,當時主要的工作對象就是自閉症光譜的孩子。當時覺得,這樣的孩子也是喜歡遊戲,喜歡被愛,喜歡探索的,只是他們的方式不太一樣,而很辛苦。
    • 這類課程的焦點放在覺察情緒、說故事(表達)中,這也是ASD容易比較辛苦的地方。而即興劇團隊與小組工作的特性,也自然地提供了許多社交互動與辨識社交線索的可能性。可以參考這個影片
    • 我個人的經驗是,即興遊戲簡單、具體但有彈性的特色,也能引發ASD人際社交工作中,一個很重要的元素–情緒相互性(emotional reciprocity)。簡單來說,就是你快樂所以我快樂
  • 給「助人工作者」的即興劇課程(improv for clinicians)
    • 這類課程探討的是,如何把即興劇中支持、創意與開放的氛圍,轉化到治療情境中。包括耐心、不批判、積極傾聽、自我覺察、當下、與個案合作等等。
    • 我對「與個案合作」這一點特別有感覺。對我來說「一位好的心理治療師,就是一位好的即興劇演員。」你不會知道個案今天進來帶著什麼樣的狀態與議題,就像你不會有一個寫好的劇本按部就班執行,當下地即興,就很重要了。
    • 另外也談談創意這件事。在我另外一個訓練「心理劇」中,透過「暖身–自發–創造」的歷程,主角可以對舊的議題有新的(且創造性)的行動。對我來說,在即興劇中,有許多遊戲與方法,都是在提昇參與者的自發性(spontaneity),讓每一個人能夠有創意地表達。


其他還有很多很多呢,光是Wellness program,就還有這些應用:



微笑角,在台灣的應用即興劇


微笑角的即興劇工作坊,要帶給參與者三樣好東西。
  • 歡笑:「笑是最好的良藥」在即興遊戲中,你可以享受開懷大笑的滋味,且不用擔心別人的眼光—因為他們也正笑個不停!
  • 連結:人與人的連結,是關係與合作的基礎。即興劇不是一個人表現亮眼,而是一群人讓彼此發光,在即興遊戲中,我們會反覆經驗這個道理。
  • 當下:即興不是急智,而是當下的藝術。在即興的練習中,我們會學習放掉腦袋過強的控制,讓直覺浮現並讓自己驚喜。

而微笑角即興劇團成立的這一年,我們到了各式各樣的地方,做了各種即興劇在台灣的應用。
  • 我們在國防醫學院,帶著一群穿軍便服的大一班代們,從即興劇談領導
  • 我們在逢甲大學的新生講座,用即興精神和學生們一起抓大學路上的寶可夢
  • 我們還到了馬祖,和社工人員、社區民眾一起用即興劇玩抒壓...
  • 還有更多更多的可能性...


來信聊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