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FU

2021年12月14日 星期二

【創傷與身體感】Q: 為什麼明明沒有發生什麼事情,卻突然心情不好一直流眼淚?


作者:王家齊





Annie是一個有秘密的女人。這個秘密,她從來沒跟別人說,也不知道該怎麼說。

當她出門在外的時候,她是充滿自信有著知性美,同時可以逗得朋友哈哈大笑的有趣女孩。但是當她回家的時候,會突然有一陣莫名的低落感湧上來—

Annie不知道自己怎麼了。她其實把誠品的心靈成長書都熟讀了一遍,也知道自己有個不那麼完美的童年「你知道的,就很典型的那種爸爸外遇媽媽憂鬱,三天兩頭一大吵的樣子,不過那都是小時候啦...現在他們老了也沒力氣吵了」她是這樣說的。

「我不知道我還有什麼好抱怨的,長大之後也算一路順遂,找到喜歡的工作交了男朋友,只是...」她說的「只是...」,是她房間的秘密。

當低落來襲時,她會窩在一個昏黃的角落啜泣,有時候也會恐慌而坐立難安,當她真的受不了這一切的時候,她會開始捏自己掐自己的手,就好像要把這些情緒都擠出來似地。

「說也可笑,有時候還真的就擠出來了。指甲痕捏得越深,看著凹下去的痕跡,我突然有一種情緒釋放的感覺...」

「我跟一兩個最好的朋友講過這件事,她們...就不太能夠理解,一個說妳可能就是想太多才會這樣,不要想就沒事了。另一個說妳是不是生病了,應該要看醫生。」

「我真的生病了嗎?」


創傷留下的刻痕


Annie的狀況,不只是生病,而是有一些藏在神經系統的秘密,需要被共同解碼。簡單來說,當我們經歷過度而無法負荷的壓力情緒時,神經系統會留下一個印記,一個刻痕。

這會讓人產生「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草繩」的現象。也就是說,當類似於該壓力的事情(草繩)發生了,我們的神經系統就會立刻啟動防衛機制(看到蛇)。

當神經系統持續地在一種高張的狀態,就好像守在前線島上,不知道戰爭已經結束的老兵,當任何人靠近這座島的時候,他會立刻舉槍朝向對方,或是自己—

當Annie回到房間一個人的時候,扳機就啟動了。

「所以你的意思是,我好像還活在我爸媽吵架的時候?可是那都很久了欸,我後來也跟我爸媽好好和解對話,也去參加了一些成長課程,怎麼還是會這樣?」


分辨過去與現在


Annie的形容其實蠻精準的,只是要多加入一個角度。

她說得沒錯,一部分的她已經長大了,是可以念書、上課為自己找到許多好資源的大人。同時有一部分的Annie,正如她說的「還活在爸媽吵架」時,許多無法理解無法言說的感受,都變成了創傷無助的部份。

這也是為什麼Annie會很困惑的原因,明明「現在」都沒有發生什麼不好的事情,怎麼一回家還是會心情不好很低落?因為有一部分的Annie是用「過去」的角度來看待現在的事情,如同老兵仍活在戰爭的那一刻。這一刻,Annie的理智腦處於「現在」,情緒腦與神經系統則處於「過去」。

這也是為什麼很多創傷工作都要來訪者聚焦當下,回到身體感的原因,這是一次一次地告訴我們的神經系統「這一刻是現在,不是過去」。

「所以那是我的內在小孩嗎?那我應該怎麼幫助她長大?」


內在小孩是一種隱喻


內在小孩其實是一種隱喻,幫助我們更具體與形象化心中受創的部份。這個部分不見得一定是內在『小孩』,有些人會覺得像是某種動物,有些人會用顏色或天氣來形容(比如灰色的烏雲),有些人更喜歡用大腦與神經系統來理解,其實都可以,重點是我們透過這個描述與想像,把這個無形的部份化為有形。

然後就要開始認識這個受傷的部份了。要開始觀察「它」什麼時候容易緊張,容易害怕,容易掉到一個無底洞?同時也要去聽這時候的「它」需要什麼?不要跟著就掉下去慌成一團了...

這時候,我們在練習當自己的照顧者。對有些人來說,這樣做很不習慣,甚至會有種莫名的無奈與生氣,那就需要在諮商中進一步討論,也許這與自己過去跟照顧者的相處有關。

有些人會氣爸媽都是你們不照顧我,我現在才要來這(花很多錢)照顧自己。有些人會很傷心很無奈覺得為什麼以前沒有這些...這些感覺都要一次一次慢慢認識。

「原來如此,這樣我比較懂了...不過,我還是有一個問題,為什麼我心情不好的時候會想要掐自己,而且要掐得看到痕跡,這是不是真的有病啊?」


創傷產生痛苦感


創傷的部份出現時,有一個特徵是「痛苦感」。

試想如果我們整天活在戒備中,覺得自己要嘛得奮力一戰,要嘛得逃得遠遠的,一定是很痛苦的。創傷與情緒記憶還會有「畫面閃現」「侵入性的思考與記憶」等特徵,這些無法說清楚但又鮮明的感受,著實讓人難以承受。

因此,掐自己捏自己其實是一種Annie在嘗試調整自己的方式。有點像是交易,用一個當下的痛苦,換掉過去的痛苦。雖然不是最好的方式,但其實要看見這是Annie在面對無以名狀的痛苦時,為自己所做的努力。

我請Annie去網路搜尋"Grounding&創傷"兩個關鍵字,會看到許多幫忙自己穩定身心的技巧。我提醒她,重點不是選擇一個最好的,還是找最厲害的(記得Annie很認真地看過不少書嗎?),而是要有一個「清單」,一個工具箱,列出至少五到十種對你有用的Grounding。

因為每天都會變,每天的當下都不太一樣,有時候有用的方法會突然失效。所以準備多個方法是一種安全網。這個沒用,就換下一個,有意識地為自己選擇。

Annie在接下來的諮商中,專注討論了哪些Grounding對她有用,同時用手機的筆記軟體記下一個清單並設為捷徑,「這樣我需要的時候就可以立刻查到」她說。她選擇跟男友透露她的祕密,先不跟朋友說,至於家人...

「也許有天準備好了,我會想跟他們聊聊。」


延伸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