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FU

2022年5月25日 星期三

一個關於異男異女婚姻的世代觀察


作者:王家齊 





最近在諮商工作中,越來越常見到應太太要求而來的先生。

這類案例大致有以下幾個特色
  1. 太太對關係感到失望或近乎死心,但還是希望為了婚姻(或小孩)做努力
  2. 來諮商的先生多半願意學習,但也有許多困惑「到底我太太在生氣什麼?
  3. 然危機當前多少可以學一點救火的方式,但隨著諮商往下走,先生們常有的困惑是「為什麼以前都對的,現在就不對了?

這讓我想起一部Netflix影集《福是全家福的福F is for family》


親愛的,記得回家煮飯


這部動畫影集描述了美國70年代的一組家庭,當時重男輕女的氛圍還是很鮮明,有一幕是這樣的:

媽媽(蘇)跟爸爸(法蘭克·墨菲)討論她想去找一份工作,當時因為爸爸的工作出狀況,全家經濟早有問題。

但習慣了重男輕女的爸爸,是這樣回答的「當然了親愛的,妳想做什麼都好—只要妳記得下午四點回來煮飯就好」

我相信對那個爸爸來說,他一定不覺得自己是在重男輕女,搞不好覺得自己比起他的同袍(他是打過韓戰的軍人),還要更寵愛他的太太。

同時我也看到太太的五味雜陳(剩下的內容就不暴雷,歡迎有興趣的朋友去欣賞這個好故事)。


婚姻家庭的局勢已變


一個大局勢是,現代對於女性的社會定位與自我認同,與過去已經很不相同了—先生們印象中那種像媽媽一樣「溫良恭儉讓」或是「勤勞樸實又忍耐」的女性,幾乎已不復存在。

即使仍受原生家庭牽制的女性,也因為現代網路資訊發達,能夠有更多機會學到新的觀點,或是找到同儕支持。

反過來說,許多先生在這個氛圍下,一方面像是既得利益者(偶爾被旁人以「金孫」與「少爺」酸之),好像過很爽。

另一方面也被男主外女主內的觀點所蒙蔽,因而有點慢半拍地看不清,婚姻家庭的局勢已經在悄悄變化。過去參考傳統父母相處的方式,幾乎難以用在現代婚姻。

這就是最難的地方了。

對於先生來說,一方面要撐住內在的不甘心與不舒服(以前不都這樣嗎?我也沒像我爸那樣...),但一方面能否看到自己習以為常的心態(男主外女主內)」與回應...

確實會帶來一種「上對下」「大對小」以及「我不管,反正我出錢了你來處理」的不顧家,或不顧太太的感受。

諮商走下去,其實需要消化這些感受,才有辦法決定怎麼做。(以上還沒有算到婆媳兒三角關係,這又是另一個故事了...)


婚姻賽局


有朋友看到這邊,會感嘆「婚姻真的好難,怎麼結了婚就全變了?」這我想到萬維鋼寫的《高手賽局》,書中講了一句話「所有人都意識不到賽局的時候,可能你詩情畫意都能贏。」

對我來說,這句話用在愛情/婚姻的關鍵在於:談戀愛還可以詩情畫意,結了婚最好儘快搞懂賽局。簡單來說,搞懂賽局的意思是:思考對手、決定策略、判斷反應。

這其實對戀愛中的男女來說,尤其難以接受(難怪很早就有人說「婚姻是愛情的墳墓」)

畢竟如果沒有代價,誰不想整天待在戀愛的粉紅泡泡,享受你儂我儂的融合感,感覺自己被眼前這個人全然地接納—可惜到了婚姻,就無法這麼文青。

舉例來說:婚禮很美,但討論婚宴會館選哪家,雙方父母與賓客如何安排,以及誰跟誰可以坐同一桌,就很務實(或至少你們其中一個人得很務實)


成長有痛,也有智慧


回到最前面這位朋友的感嘆「怎麼到了婚姻全變了?」

也許並不是變了,而是婚姻逼著我們長大。長大意味著除了感情,還有賽局。

萬維鋼這樣說「新手容易動感情,老手總是理性。而且只有理性還遠遠不夠,過程中你必須選擇正確的策略才行。」


而且,誰說戀愛中的兩人就沒有賽局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