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FU

2022年5月13日 星期五

【食物的意義】他愛上了那女孩吃東西的樣子,但慢慢發現有點不太對勁...


作者:王家齊 




他愛上了那女孩吃東西的樣子,但慢慢發現有點不太對勁。
因為她總是突然離開餐桌,左顧右盼。說是要去廁所,回來時卻滿身是汗,精疲力盡...

但也不許他多問。

他記得第一次跟她約會的時候,去逛了三合夜市。她開心地像個孩子穿梭在攤位間,跟老闆們像是老朋友那樣大聲打招呼。而每一攤總是會[沙必思]給她們,偷偷加一塊豆腐或是請一杯飲料。

她吃東西的樣子好看極了,張口咬下後,發出了一聲[嗯~~~]的讚嘆,眼角也笑得彎彎的,彷彿這是全天下最美味的東西。

那一刻,他就愛上了她。

但她一直沒邀請他回家吃飯...他想,也許是因為還沒結婚,女友有她的觀念。

直到今年跨年,他在三合夜市口向她求婚,在一群拿著脆腸、蔥餅與米血糕的路人祝福下,她答應了,她彎彎的眼角笑得特別好看。


她的秘密


大年初二他終於有機會「回娘家」,一路上她卻顯得心事重重。

她的媽媽穿著鮮豔的紅色外套迎接夫妻倆,圓桌上已經擺滿了一整桌的肉與菜,廚房熱騰騰的氣味似乎已經沸揚了一上午。

他的岳母熱情地挾菜給女婿的他,也給女兒的她。他其實有點飽(開車時,在休息站貪吃了兩個茶葉蛋),但也想給岳母留個好印象,還是用硬撐當禮貌。

他偷偷望向她,她直直盯著碗裡的菜(都是些難能可貴的食材,從台灣各地而來),一聲不吭。碗裡的菜越堆越高,橫跨圓桌的筷子,像是來回戰場的直升機。

他想起當兵時為了搬運物資到災區,跟著同梯一次一次地抬起那些沈重的紙箱,然後「咚」地放下。

抬起來,然後放下,
抬起來,然後放下。

他感覺到她偷捏了一下他的大腿。他以為她在開玩笑,可她的面色凝重,說要離開餐桌一下...然後像是逃難似地跑去廁所。

而她的媽媽繼續地說
「多吃一點啊這些都很好吃」
「我女兒很愛吃這些啦只是現在都說要減肥」
「我就跟她說妳很瘦很美了啦...」


食物的意義


食物是「好東西」的代稱,因為「吃」這個動作有很多隱喻

本質而言,是為了取得讓自己活下去的身體養分,吃飽後就會想吃好,因為美食會讓人感覺到心理很「療癒」。

有些人吃的不是食物,而是「家的味道」,帶來的是「歸屬感」,有些人的吃是為了「安全感」,過去有一餐沒一餐的經驗,讓他們執著[落肚為安]

吃也可以是一種融合與佔有,情人間的調情,像是「我要吃掉你」,也是玩弄著佔有的滋味。

當然,吃也會是一種[階級]與[認同],高級餐廳對服儀的要求,篩選了我們/你們,南部粽北部粽之戰,也是在戰一種家鄉味的情懷。


厭食、暴食與催吐


她也是。

當她躲去廁所的時候,其實是在捍衛自己的空間。因為上述的好東西,都有可能因為餵食過程的加料,而變成壞東西,甚至是一場會死人的災難。

她們的厭食、暴食或是催吐,其實是控制自己與「好食物」關係的最後一道防線。
她們並非不在乎食物(及其背後的意義),而是太在乎了。

於是餵食過程的用力(有得吃就好還嫌),或被非語言地加料(強硬地分菜挾菜,或是顯然無法吃完,又要一次一次打包與抱怨的年菜),都讓人煩躁沮喪或是戰戰兢兢。

吃本質上是好東西,但怎麼吃會讓它變質—也許變得更好,或是變得更壞。

於是餐桌可以是天堂,也可能是戰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