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FU

2021年12月11日 星期六

完美主義者所需要的即興力訓練

 
作者:王家齊




最近與一些有完美主義傾向的來訪者工作,發現一個普遍的狀況是,通常能力好的完美主義者很難被發現,因為通常他們一個人做事的時候,都可以把事情處理得不錯。

但是,當事情開始超越一個人的範圍—像是升遷為小主管,執行跨部門合作的大專案,或是結婚生小孩處理雙方父母的問題,這個問題才會被突顯出來。

尷尬的是,大多數完美主義者自己工作慣了,別人也習慣他們可以自己搞定,使得這些超越能力範圍的『未知』過度失控...

通常在這一刻,才是他們來求助的時間點。但多半不是『我要來學放鬆/學當下/學即興』(聽過不少心理師做放鬆訓練被打槍的例子,兩邊都辛苦了...),而是焦慮太厲害了,開始有症狀跑出來—恐慌、心悸、自貶、無動力等等...

『自律神經失調』是一個好入口,讓這類來訪者願意正視這個議題。但接下來才是關鍵,如果答案不是放鬆,那是什麼?

同時身為心理師與即興力教練的我,會這樣反問自己。

完美主義者來上即興劇工作坊,會有幫助嗎?不能說完全沒有,但很快就會有天花板效應。原因是完美主義者太擅長解題了,很多即興遊戲帶下去,大家玩得很開心,完美者則是解完必勝法則後鬆一口氣...

一般的即興遊戲太容易被他們掌握(或避開最需要未知的地方),團體課程也有一些動力要顧,很容易這些人就被同學投射為組長、明星(或衰鬼)...

(題外話:我最近上實體課的一個小興趣是,如果要指人分組,我會偷偷觀察並預測我們這組誰會被選為組長—當然還有,我能不能做什麼讓自己不被選為組長。)

大概要到Scene work,真的一起在未知中說故事,會對完美者有難度(不過這已經對誰都難了。)但是一樣有團體動力,很容易完美者會跳出來掌控劇情走向(組長),但也會覺得我做這麼多還被其他夥伴怪太主導,有種被辜負的感覺(衰鬼)。

那解法是什麼?我認為給完美主義者的即興劇要聚焦在技巧(skill)與思維(mindset),原則上,我們不管完美者在生活中要不要把襪子都按照顏色季節分類擺好,但我們在即興訓練中帶來一個mindset是:

在這一刻,你與夥伴合作的時候,你要完美地掌握並執行『放掉腦袋的想法』與『專注在夥伴的第一個點子』。

這裡有個細節是,如果我帶一群完美傾向的人做即興(其實主管訓練是蠻有機會)的,相較於一般的即興訓練講mind set的時候會強調善待、接納你的夥伴,給完美者的語言其實是『把這個思維掌握好(做好)。』

關鍵是說這群人的語言。

舉一個相反的例子:這幾年不少國外的即興劇團都在發展improv for social anxiety(給社交焦慮者的即興),或是improv for shy people(給害羞內向者的即興) 

這類工作坊同樣談『放掉腦袋的想法』,放掉的其實更多是『我沒自信我做不好的想法』,而『專注第一個點子』,更是把注意力移到夥伴,相信自己可以跟夥伴一起創作。

有敏感度的即興力教練,對兩群人說的語言會不太一樣。(當然,不乏有混合型,高度完美主義但又高度沒自信自我批判的情形,這點我們就先不提,有興趣的朋友可參考『要完美』系列文章)。

回到最前面:為什麼說『自律神經失調』是與完美者工作的入口(而不是接納放鬆),因為完美者對於問題很敏感,對於邏輯很關注,而神經科學的研究可以提供這樣的地圖。

一樣,說這群人的語言。


照片說明
延伸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