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FU

2021年12月1日 星期三

【助人者小辭典】如何才會有自信?自信心的三個層次與養成攻略


作者:王家齊




「沒自信、高敏感、想太多...」這些詞是我在心理治療工作中,來談者常用來描述自己的語言。

常常,他們也帶著害羞、謹慎與尷尬而不失禮貌的微笑。對外人來說,也許是好親近好相處的人,但也很容易被凹—

因為再無理的要求,他們最多就是皺個眉頭,又馬上硬著頭皮答應,委屈不滿都是往肚子吞。

這讓我想起一個學生「小乖」。


小乖的星球


小乖還在念大學時,來參加我的工作坊。她帶著細框眼鏡,總是禮貌地微笑。只是偶爾會不知道她在想什麼—

因為她總是很仔細地聽,輕巧地點頭,然後進入自己的思索,就好像進到了自己的星球。

她不是放空。有些時候,當她想完了,她會回到地球加入我們,然後問出一兩個好問題。

你聽了就知道,那些是好好想過才問的題目。

那一年的工作坊有點特別,我剛從西西里進修說故事回來,想嘗試帶一群大學生做做看這件事。

小乖也在這堂課,加入了我們的工作。


安全感


一開始,他跟多數大學生一樣,有點緊張有點擔心,玩了幾個劇場遊戲作為暖身,再坐下來跟彼此聊聊後,就放鬆許多。

這是建立自信心的第一個層次,安全感。

所謂的安全感,就是確認自己的聲音在這裡能被接納被聽見。這不代表你的每句話都要被認同,但想說話想表達的意願會被尊重。

從心理動力的角度來說,我們像是在工作坊中創造了一個「母性」的環境,讓接納(學術了點的專有名詞是「涵容」)發生。

當人確定自己在這裡是可以被接納的(「確定」這個動詞,也意著我們會觀察這邊是怎麼樣的環境),我們才可以開始好奇、表達、探索以及與人連結。

所以,自信心的第一層,是大家耳熟能詳的愛自己。但是,愛自己不是一直上課吃美食擦精油就好,而是去到讓自己有安心感的環境。

有些人的安心是需要獨處,有些人的安心是渴望連結,有些人則需要長一點的時間多次確認這裡是否真的讓人安心?

有些學生/來訪者會問我說「我都...,難道我還不夠愛自己嗎?」

這是個弔詭的問題,或許當我們這樣質疑自己的時候,我們在說的不是我愛得不夠,而是我不夠安全所以感覺不到愛。

回到小乖。

這堂說故事工作坊有幾個考驗,因為我要他們說一個關於「旅行」的故事,並讓故事的素材從自身「離家」與「回家」的經驗,開始發想。

這個引導是來自英雄旅程的原型。對於許多大學生來說,去外地念大學是他們第一個「離家」的經驗。

然而離家之後,回家又是什麼?這裡會有許多需要整理的矛盾與眼淚。

小乖很認真地投入練習,我看見他在小組中手舞足蹈地說故事,夥伴們也幫忙即興排出了故事中的幾個畫面。

然後,當他越說愈多,眼淚也就不停地流。不知道該怎麼辦的夥伴,也沉默了下來。


挑戰感


跟自己的生命走得這麼近,絕對不是一個容易的經驗。我走過去,簡單確認了小乖的狀況,然後問他「當你準備好的時候,要不要練習看看,把這個不容易的故事說完?」

這是建立自信心的第二個層次,挑戰感。

當滋養與包容的母性足夠了,人自然就會想往外面的世界探索。然而,外面的世界跟母性的世界不太一樣。當你跑步,你有可能會跌倒,也有可能比別人先看到新的風景。

跌倒了該怎麼辦?有時候要休息一下重新準備好自己(或是需要好好哭一下),有時候則要練習再來一次磨練自己。

除了愛自己,也要會磨自己。

以動力的角度來說,這就是父性的登場。在磨自己的階段,好的環境會像是父親/教練/導師,帶來的是一種推你上路的理解,我記得我在西西里的訓練師會說
"Now, I'll push you."

這個階段的自信發展,就像是英雄旅程的故事,有時候離家探索更大的世界,有時候需要回家休息療傷,兩者都很重要。

小乖,他在這裡跌了一跤。

他想回應我的提議把故事說完,但是他卡住了。因為這發生在小組的創作中,又來得很快,我甚至不知道發生什麼事—

只看見小乖的眼淚,一滴一滴地流。

我請小組成員暫時放下手邊的進度(然後開個玩笑「我們應該可以在期中考前交差啦,反正老師不在~」),陪伴一下小乖。

要能夠磨自己,但也要在撐不住時愛自己。


自我感


時間飛逝。

這堂課來到尾聲,我確實發現自己野心太大,班上的創作過程起起伏伏,硬要每個人都完成一個小演出,反而本末倒置。

於是在倒數第二堂課時,我請還沒完成說故事創作的同學繼續奮鬥,如果已經完成,也想要讓我們聽一聽的同學,請舉手讓我們知道—

讓我意外地是,小乖舉手了。

我可以看到他微微發抖,也堅定地走到舞台中間。他的眼神透過招牌
的細框眼鏡反射出來—

「我要講一個故事,一個關於『不乖』的故事。」

接下來的十分鐘,我們跟著他來到了自己的星球,來到了朋友家人的星球,以及主角如何在兩個星球間飛行與自由...

換我眼睛中有淚水了。

這是建立自信心的第三個層次,自我感。

自我不是自大自戀(那是不管別人也不管環境的),但也不是自卑自貶(總是讓步是不會有自我的),自我是雙腳站穩,看見並認可自己的存在與一路走來,然後說自己的故事。

因為我與助教夥伴是這麼知道小乖經歷了哪些不容易,所以這個創作的呈現才會如此動人。

小乖這一刻的自信,不是裝出來或演出來的。當她誠實地面對自己的處境,然後透過創作告訴我們他是誰,他就展現了自信。

因為小乖表達了自己的聲音與獨特性,同時也觸及了人類共通的情緒感受,作為觀眾的我們也會深受感動。

這就是自信的三層次:有了安全感,我們愛自己。經歷挑戰,磨自己。然後有一天,我們在世界的某個角落,成為自己。
 
延伸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