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FU

2021年10月5日 星期二

Q: 心靈雞湯與蛻變成長有何不同?


作者:王家齊




A: 差別在於,核心是『語言』還是『經驗』


1. 心靈雞湯在「被雞湯」之前,曾經是某個人的人生,某種痛苦與超越,某種掙扎或衝撞,某段不為他人道的歷程。

2. 那本來是很珍貴的,一個人用一輩子教會你一件事。

3. 然而,當經驗化為語言,並被不斷濃縮讚揚轉譯(記得小時候玩過傳話的遊戲嗎,一句話傳越久傳越多,就越離開原本的樣子),就「被雞湯」了。

4. 最近在看催眠治療的大師Q&A,Jeffrey zeig有一句話很打動我
『學位與證書不會讓我們成為心理治療師,只有一個覺醒式的經驗出現了,我們才會經驗到自己成為心理治療師,或是經驗到我們結婚了,或是經驗到原來某件事我做得不錯。』

5. 覺醒式的經驗讓我們回到「前雞湯」時期,回到我們深有所感而終於脫口而出的那句話,也就是後人掛在嘴邊的金句。

6. 為了讓這個體悟發生,我們必須回到經驗之中。我們必須創造經驗。

7. 創造一個有能的經驗,是我從即興劇學到,從Zeig身上驗證的事情。

8. 在即興劇工作坊,我們透過即興練習,創造這個瞬間。


Q: 你如何透過即興力訓練,創造這個瞬間?


2015年我完成一趟52天的即興劇學習之旅,回到台灣。我渴望把我在不同國家,工作坊與舞台上的體驗分享給更多人,所以我設計了微笑角即興劇團的『即興劇基礎十堂課』

當時很多想來上課的夥伴,可能是看過演出,或是上過單堂體驗課,又或著是看了部落格文章而來的,他們不約而同有這些疑問:

「演員反應也太快了吧,我有可能像你們一樣嗎?」
「好像很好玩,可是我不會演戲很容易緊張欸...」
「你們好棒,我想參加你們的課,可是我有偶像包袱怎麼辦?」

我從不說服他們可以做到(我甚至反過來,告訴他們在這個工作坊,沒有什麼是非做到不可的)我會這樣說,是因為我的工作是為學員創造一個『我做得到』的經驗。


A: 為學員創造一個『我做得到』的經驗


所以...每次當我看著工作上台的學員,從緊張優雅禮貌,甚至害怕到發不出聲音。再一次又一次的練習,把注意力從自己移動到夥伴,說出第一句話然後用上它...然後有一刻,他們做出了一些連自己也很驚訝的事情,我總是記得那些時刻—

那個在鏡頭前美麗甩動頭髮的女孩
那一對創造了侏羅紀公園的雙人組
(你絕對想不到他們用上了什麼來當恐龍!)
那開了生命中第一場即興演唱會的男孩

我從不說服他們可以做到這些。

我在工作坊中創造一個經驗,讓學員經驗到「我是一個可以展現自己的人」「我是一個可以當下反應的人」「我是一個可以享受扮演的人」

電影全面啟動Inception有句台詞

"What's the most resilient parasite? An idea. A single idea from the human mind can build cities. An idea can transform the world and rewrite all the rules."

比起用心靈雞湯填補不安的缺口,也許更重要的是,把雞湯當成覺醒經驗的入口,讓它喚醒內在深處的idea,然後轉化這個世界,與你的人生規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