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FU

2021年9月30日 星期四

【人生劇本】要完美與要努力的糾葛關係,是因為...


作者:王家齊 


 





因為颱風的關係,在文大推廣部的人生劇本系列講座延期了(更新:最新活動時間為2021/10/17要完美, 10/24要努力, 11/14要堅強皆為周日10:00-12:00),早上台北風雨其實不大,望著窗外時,有那麼一刻突然擔心起來

『這樣悠閒真的好嗎?』

這次演講預計講的三個主題:完美、努力、堅強。其實『努力』與我關聯最深,即使已經處理過不少次這個議題,偶爾閒下來的瞬間,『這真的好嗎?』仍會跳進腦海裡。


做人要努力,難道不對嗎?


努力可以是一種美德,更多時候卻是學生們的夢靨,我在關於完美主義(一)這篇文章提到的同學,她就是不斷地繃緊、努力、繃緊,努力...

可這裡有個爭議:努力錯了嗎?人本來不就應該努力嗎?

這兩個字確實很容易激起我們的敏感神經,我記得周慕姿心理師在出了『過度努力』這本書後,也寫過一篇文提到有人很激動地質疑她『努力不對嗎!?』很容易有一種被否定的感覺浮現


過度期望,與永遠無法達標


我覺得問題在於:努力當然沒錯,可是『你應該更努力』背後其實藏了一句沒說的『(你應該更努力)達到我們期望的成就,像是考第一名,第一志願或著有好的工作...』

這裡藏著一個『過度期望』,過度期望像是樹根,長出了要完美與要努力兩株枝芽

單純的努力就好其實很理想化:結果怎麼樣沒關係,只要過程你努力了,就夠好(Good Enough)了。

但許多人夢靨之中的努力沒那麼簡單,是藏著『過度期望』的,而期望如果離現實太遠,就會形成我永遠不夠好(Not good enough)的糾結

這時候就像薛西佛斯,永遠用力地推著石頭上山,祈禱這次能夠享受成功的喜悅—然後石頭『空咚!』地滾下山,永無止盡的糾結。

當要完美在過度期望的土壤發芽,相對要努力來說,完美主義者的目標明確,只是這個明確也帶來危險—沒做到,就是死,就是自我否定與羞愧感的地獄(可見關於完美主義(二)天國與地獄這篇文章)

此時完美主義者如同伊卡洛斯,超越父親飛向太陽之後,蠟做的翅膀化為液體,重重地摔落...


你的努力,是為了誰?


但這不是說『期望』不重要,或著重視結果是惡性的(這種看似矛盾的辯證,是人性心理學最麻煩的地方)

只是有目標、有期望、重結果時,記得要看一個重點,這個『期望』是為了什麼而努力達成?或是更直接地說,是為了誰而努力達成的?

往這個方向深究下去,就是人生劇本的領域了





2021年9月26日 星期日

2015,我的英雄之旅:西西里小丑與社會企業工作坊


作者:王家齊 


 



Different language, Different Culture


從卡加利一路到西西里,其實很享受英語、日語、中文、西班牙語、義大利語交錯的時刻。

語言讓我們溝通,也造成誤會。時時刻刻都在感受我們之間的差異與普同。



Meet Milton Erickson in Sicily!


在西西里,我們與我的老師Alessio Di Modica一起工作,早上做小丑與內在能量的訓練,下午和各樣的人聊社企、人生、黑手黨。

第一天會面遇到的精神科醫師Dr.Nuccio,渾然天成的熱情、諷刺、深刻,以及髒話滿天飛,還有他在醫院社區工作的故事,落地而真實地與對方同在,彷彿遇見了西西里版的Milton Erickson。



旅途中,再次相聚與分離。


來到充滿家族情感與人文理想性的這塊土地,一同經歷了許多靈性,親近,玩笑與思考的時刻。總是讓我想起在工作坊中,Alessio老師不斷要求我們練習去感受的...

相聚,遇見,然後分離

當我背上我的橘色小包包(2021註:現在覺得自己那時候好厲害,去了三個國家,轉了無數刺激,竟然只有一個隨身包,現在做不到了都拿去託運),才發現最難的也許不是相遇,不是連結,而是如何說再見。



普羅米修斯,文明與瘋狂,吊人






2015,我的英雄之旅:10 days with Keith Johnstone


作者:王家齊 



2015在加拿大Loose Moose Theatre參加Maestro Show,大聲喊出「我來自台灣」的時刻


2015年,因為一股說不清楚的衝動,我踏上了一趟旅程。我前往加拿大卡加利,參加了即興劇祖師爺Keith Johnstone的工作坊,10 days with Keith Johnstone。

等到我回過神來,學費繳了,機票買了,住宿交通也差不多解決的那一刻,我才開始恐懼"Oh, GOD...我要用英文來演十天的即興劇?"說也奇怪這時候反而會落幾句英文

總而言之,我還是踏上了這趟旅程(也才成為今天你看到的我)。以下就是我這十天走過的足跡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