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FU

2019年12月30日 星期一

2022|教學即興力:系列文章


作者:王家齊





歡迎來到家齊的,這裡列出了我的【教學即興力】心得文,歡迎盡情使用與轉發給需要的人,有任何疑問或課程工作坊邀約,也可以聯繫我

2019年12月15日 星期日

玩好角色扮演的秘密:打地基(三)


作者:王家齊





真的什麼都可以演嗎?


「學生說要演外星人大戰關公,可以嗎?」

身為國高中老師的學員,在上完即興劇工作坊後,常常會向我轉述學生們令人頭痛的「創意」。

會犧牲假日跑來上課的老師們,多半有顆熱忱教學的心,可是在工作坊點燃的希望之火,常常一回去上課就被踩熄⋯

更別提青春期的學生老愛把XX與XXX,還有XXX,XXX!掛在嘴邊,老師困擾的同時,可能也會發現一個【角色扮演運用在課堂】的弔詭—

「即興劇好像鼓勵他們什麼都可以演,可是他們一聽到什麼都可以演—就演出一堆我不太能接受的⋯那真的什麼都可以演嗎?」

之所以有這個問題,是因為大部分的工作坊沒有協助學員搞懂【角色扮演只是方法,不是目的】。

有時候,學生亂演不是因為他們故意,而是因為他們不知道有什麼選擇。

同樣的,回到第一篇提到的打地基【打地基只是方法,不是目的】,身為老師,你的目的是什麼?

對我來說,在大部分「非」演員訓練的工作坊中,我的目的不是讓學生會在台上打地基,而是【透過即興演出體驗____】

也許是體驗合作演出
也許是體驗人際關係
也許是體驗自我突破

什麼都可以演嗎?也許是
但演是為了留下什麼呢?

如同《京戲啟示錄》裡的那句台詞
「這笑很容易,可笑過之後也得留下些什麼不是嗎?」

留下什麼?這是老師的任務。


目的是什麼


從這可以聊聊,為什麼我總是從「爸爸&媽媽等著晚歸的中二小孩回家。」這個地基開始。

因為這最能激發想像。

對於爸爸,對於媽媽,對於青春期(中二),我們都有許多回憶,這些回憶就是想像力的資料,而資料就是當下創作的資源。

即興的難(和有趣),在於你是憑空創造些什麼,不像劇本排演,需要的是對已有文本的解讀詮釋。當我們演出即興劇的時候,能否有足夠的資料可以提取,好進入充滿資源的狀態,就是能否往下探索,還是中途跳船的關鍵。

多數人並不知道如何進入【資源狀態】,所以即興對他們來說真的會要老命⋯試想一下,你什麼都沒有地站在台上,二三十對眼睛直望著你。

而且你無法下台。

如果人還沒崩潰,你會不會想盡辦法「噴」些什麼你知道的出來?像是XX、XXX,還有XXX,XXX!所以,【觸發一個人的資料庫,進入資源狀態】就是運用即興劇角色扮演的關鍵。


進入資源狀態


你要做的,就是引發他們的已知,來探索即興的未知。而其中一種資料庫,就是角色目錄。

很多人之所以害怕即興劇,是因為他們不知道自己【可以做哪些選擇】,這些選擇就是【角色】,而選擇的總和就是【角色目錄】。

聽起來很抽象嗎?

如果,我現在請你閉上眼睛回想...(但閉眼前請先把指導語看完XD)回想一個生命中和你相反性別的人,可以很親也可以陌生,你會想起誰?

好的,想到後眼睛請睜開。

你想到了誰?這就是你的角色目錄,其中一頁。當然,從角色目錄提取的角色仍有限度,跟自己心理距離較遠的角色,也比較難完全同步,需要多次練習與教練引導。

這也回答了另一個常見疑問:不管在即興劇表演或人生實驗室,有時候為了劇情,有時候為了練習,我會要學生演出生氣/狡詐/性感的角色...

然後學生會哀號(真的)地問:
「可是我不是這種人啊啊啊,怎麼辦?」
「那你總看過這種人吧?」
如果,我現在請你閉上眼睛回想...

進入資源狀態的方式其實有很多種,參加過人生實驗室的同學會發現我們綜合運用即興遊戲、身心引導,以及透過刻意練習進入想要的狀態(或發現阻礙)—

不過,僅僅是回憶起你(或你朋友)中二時期與爸媽吵架,覺得他們管太多,或是在外面偷偷交了男/女朋友,最後一秒才衝回家的時刻⋯

其實也就足矣。
你會發現⋯當我們看似平凡的回憶,全部碰撞在一起,這激起的火花就足以讓我們即興。

2019年12月4日 星期三

玩好角色扮演的秘密:打地基(二)

 

作者:王家齊





地基夠穩才有高樓


前面我們說到,角色扮演的難處,就如同現實生活的難處—太多事情要顧,顧此失彼。

因此,一個好的角色扮演,需要【簡化】以聚焦。但為了簡化,你需要先知道【全貌】是什麼。

地基有四根柱子,每一根柱子都有它的蓋法,分別是角色(Character),關係(Relationship),目標(Objective),地點(Where),合稱為烏鴉(CROW)。

老實說,我從來沒有在哪堂課一次教滿這四件事。

我在舊金山BATS improv的foundation 2工作坊學到這件事,當時我們做了一個大輪盤的練習,我們每30秒就要「跑關」,和不同的夥伴演出維多利亞時代風格(身為心理系的我只知道佛洛依德&禁慾XD),師生關係,與一個在港口倉庫的故事...

儘管我腦袋試著記得這四根柱子,在不斷的跑動「穿越」下—先優雅地喝口下午茶,偷談禁忌的師生戀,最後在倉庫向霸凌高中好友的仇人刺了一刀...跑到最後,我一次只記得一件事。

角色,關係,目標,一次一個。

而那一個,就是教師要聚焦的學習目標。


即興是很弔詭的一件事


複雜,是為了簡單。
練習,是為了自發。
限制,是為了自由。

為了讓(特別是沒學過表演的)學生自由,我選擇在角色扮演的一開始,給予比較多的限制,也就是設定ㄧ個情境,讓學生在其中即興。

比如:我在這5年超過300場的即興劇工作坊,只要有演出練習,我幾乎沒有換過情境設定,第一個練習,一定都是「爸爸&媽媽等著晚歸的中二小孩回家。」

這讓我看到300個不同的家庭,沒有任何一個家庭是相同的,也沒有任何一場演出是相同的。

而視當次工作坊的目標(或學員的需要),有時他們是體會權力鬥爭的八點檔家庭(給高中生的工作坊),有時他們練習如何把自己創造的角色運用在演出(給戲劇社新生的工作坊),有時她們只是想重溫自己也有過的叛逆少女時代,好好舒壓一番(給一群媽媽們的工作坊)。

這才是,這300場演練與眾不同的秘密

我預先給的地基,如同教學法的鷹架,是為了讓大樓朝目標前進。一個清楚設定好的地基,可以運用在舒壓,可以運用在溝通,可以運用在表演工作坊...


一次專注一個點


我前陣子去上一個心理治療大師的督導課(又是大師XD),他堅持:督導的公式=做得好的地方+「一個」下次可以不一樣的地方。

雖然我也這樣做訓練,但偶爾心裡的小聲音還是會質疑「真的嗎?不多檢討幾個可能的錯誤嗎?這樣子學東西不會太慢嗎?(而且我付了好多學費啊啊啊)」

一直到最近我才了解,這不是鄉愿,是為了專注。

一次設定一個可以學的,可以改的,然後嘗試下一次。

我也想起過去一些「老師」,和他學習就是「打掉重練」,打掉「自尊」重練,因為你聽他改你的東西,可以寫滿一整頁做不好的缺點,然後回家大睡一場後,那張紙就奇妙地不見了,什麼也沒留下。

而我選擇,讓我自己,讓我的學生—每一天,都可以從角色扮演多學到一點,多喜歡自己一點。

下一篇文章,我們會談談,這四根柱子可以怎麼頂天立地,成為學習路上的鷹架。


2019年12月1日 星期日

玩好角色扮演的秘密:打地基(一)


作者:王家齊



繼上次的九句故事接龍後,喜歡即興的朋友問起了另一個常用工具,打地基。老實說,這其實是即興劇的最大秘密,因為,角色扮演實在太常運用在成人教學中了。

可是,重點就是這個可是—
很少有老師,知道如何掌握角色扮演的前置作業。

我記得前幾年剛學心理治療時,曾經上過一位老師的課。這位老師概念講得清楚,實務經驗也算豐富,可是當我們聽得如癡如醉,覺得成為大師的道理就在眼前時,老師說:

「好,那我們現在就兩兩角色扮演,做個演練。」

蛤?

當時我心理的問號是,那我該怎麼做才好?

我望著老師,他微笑地等著我們分好組,自行開始角色扮演...
我望著同學,一些舊生開始自動化地討論起來,跟我一樣的新生則是面面相覷...

上完那堂課,我沒有成為大師,我覺得自己很蠢。

很多年後我才搞懂,這是因為老師的教學在「角色扮演」出了問題。

很多年後,我也成了老師(跟大師差一個字),教溝通、教合作、教人際關係...為了教好這些題目,我也得像當年那位老師,讓學生練習角色扮演。

我能有什麼不一樣呢?


丟掉你的腳本


角色扮演,本質上就是一場戲。戲不是真的,所以能用最小的代價,幫助學生練習。

可是,多數的角色扮演並不適合給劇本。你會發現在任何的實戰情境中,把學到的話術背出來只會讓你像個 怪人,或著好一點,機器人。

而那些好心寫出話術給你背的前輩,他們實戰時說的做的都不是講義寫的,難道他們藏一手嗎?
其實不是,那是因為他們在用經驗即興。

所以:好的角色扮演=好的即興演出。


打地基是角色扮演的基礎


回到打地基。

這是一個即興劇的術語,指得是在一場戲開始的時候,即興劇演員如何透過當下的溝通,用演的方式決定他們誰演誰?又要演什麼?

比如即興演員A & B站在台上,他們還不知道接下來要演什麼,又會發生什麼事。

演員A:(走進舞台)我再說一次,如果你現在不把客廳的玩具收好,你就別想去公園玩了。
演員B:(躺在地上)哇啊啊啊我不要我不要,媽媽妳這樣我要跟外婆講~~~

經過這個小小的互動後,我們大致上可以知道以下資訊:場景在客廳、演員A是媽媽(因為演員B這樣稱呼A了)、演員B是小孩(可能是兒子?可能是女兒?也許我們會從地上的玩具,或是B的動作與口氣「猜」出來,但還不太清楚)、然後外婆也許是個潛在的狠角色...

打地基是一場戲的基礎,要往上蓋房子,往下發展劇情時,必須先有堅固的地基(情境)撐著,才會讓接下來的選擇&行動有所依據。


魚與熊掌如何兼顧


但是,在一般的角色扮演中,我們不太能要求學生同時【能夠打地基】又【能夠練習新技能】,一次腳踏兩條船的後果會是:資訊過量。

於是學生要嘛崩潰逃掉或裝死,要嘛為了做好就回頭用老招,結果不但沒練到新東西,學習體驗也有變差的危險。

所以我們需要一個修正版本的打地基...(寫到這邊發現已有資訊過量的風險,我們第二集待續)

延伸閱讀

2019年11月26日 星期二

【教學心法分享】九句故事接龍的三種可能性(附故事接龍範例)


作者:王家齊




九句故事接龍(Story spine)如其英文名,是故事的脊椎,也是故事的大綱。我常跟學生說,就像你看DVD盒背後的介紹...(但這個說法過時了,現在應該是Netflix的劇情簡介)。

這大概是即興劇工作坊中,跟打地基並列最常用的教學工具了。我想是因為「結構」給學生(或許也給老師)帶來一種安全感,知道這個故事怎麼開始,以及怎麼結束(或至少一定會結束)。

在這些年的教學經驗中,我嘗試了許多種方式來拆解九句故事接龍,也在實作經驗中發現了一些重點與誤區,分享給即興劇同好、故事愛好者,以及想把故事接龍運用在課程中的教學夥伴。


【故事的骨架,血肉與烹調方式】


首先,或許也是最重要的,九句接龍是接故事的「大綱」。

大綱的意思是,它有的是骨架,而非血肉。

大綱的用意是幫助我們理解一個故事的起承轉合,但故事的精彩看點,不只在大綱,更是在過程,也就是故事如何發展的。

了解這點,會讓我們對九句故事接龍有正確的期待。

這是一個幫我們開始並說完一個故事的「好工具」。
但不是一個保證可以把故事「說好」的工具。

就教學者的立場來說:

2019年4月26日 星期五

【再來一次】的勇氣—讚頌失敗心理學


作者:王家齊 




「我真的沒有辦法了...」
僵在舞台上的小燕,一行眼淚就要掉下來。

看到她這樣,感性上我其實不太忍心,而理性上我知道,來參加好幾次工作坊的她,終於要開始屬於她個人的「工作」了。

我咬著牙,沒讓她逃下舞台。

2019年2月7日 星期四

過年長輩小劇場的因應之道(三):權力遊戲的應對之道





在過年長輩小劇場的因應之道(三),我們來聊聊如何應對【春節權力遊戲】。

必須先說明的是,因為每個人的經驗與資源不一。以下提供的方法,有些人或許可以直接運用,有些人也許使不出來。

而今天介紹的這些方法,也是來談者關注人際議題時,我作為心理師,會一對一討論、演練與修正的策略。

一般而言,經過一對一討論四至六次左右,可以讓專屬於這位來談者的人際策略慢慢浮現,所以是需要時間認識與調整的。

關於如何在權力遊戲中存活。

首先,應對法則(一):可能也是最難的,要建立「看人」的眼光。


法則一:看人的眼光


意思是,你要學會去區分:哪些親戚要走心(適用珍惜原則),哪些親戚要演戲(適用權力原則)。

注意我這邊用的是「演戲」這個詞。

過年長輩小劇場的因應之道(二):如何看懂過年的「局」(2022更新)





Lunar New Year is coming!
         春節將至

農曆春節即將來臨。
對許多人來說,返家過年又是一場戰鬥。

特別是今年。許多朋友面臨公投結果的不如意,重新經驗到兩個世代的差異(或說,同溫層的重大挫敗。)回家過年更是如坐針氈。

去年我談了像即興演員一樣過年:長輩小劇場的因應之道,有些朋友因此來上即興工作坊,他們展現了許多能量與膽量,也有了更多期望:

「家齊,我在工作坊學會一些即興溝通法則了,對我的日常生活是有些幫助...但面臨回家過年這種大事,好像沒辦法像上課學的這麼順欸,有什麼好辦法嗎?」

通常,我會先反問對方「過年團圓對你來說,像什麼?」
(看到這,你也可以先想想看你的答案,再往下看。)

2019年1月30日 星期三

2018,吶喊生命的神話—我在西西里【風能量說故事工作坊】


作者:王家齊 




説一齣,個人生命的神話。


在西西里的第二個工作坊,是說故事(Cunto)。
這是一個傳統的西西里技藝,僅僅透過說書人自身,去傳達一個故事。

同時,這也是一趟探索自我的旅程。
我們哭,我們笑,我們大吼大叫。

然後,比起昨天...更接近自己一點。


以下是一些工作坊的片段。





回到台灣之後的延續創作


2018年9月我回到輔大臨床心理系,在這學期與李錦虹老師合作的【戲劇與自我覺察】課程,加入了說故事的訓練。二十位大學生,從自己的生命經驗出發,透過遊戲、敘說與再創作的方式,為自己說了一個關於【旅行】的故事。

也特別謝謝新莊社大一人一故事進階課程的協助,帶領學生透過觀賞一人一故事演出的過程,回顧自己生命中的旅行,旅程,旅途。

在創作這趟旅途,我們反身看見自己。


(2021年更新)伊卡洛斯、薛西弗斯或是普羅米修斯


事後想想,2019年參與的製作蒲公英漫遊2019,就是風能量的延伸。一次一次和伊卡洛斯相遇,就是一次一次體會飛翔,體會墜落,也體會落地的感覺。

回到台灣後,緊接著2020就是疫情的爆發,從沒想過無法飛去另一個地方的感覺。許多事情也變成了雲端,變成了口罩,然後慢慢習慣...

很神秘地,這好像是一個象徵的『落地』,而且是很重很重地跌下來那種。

然後為了重建些什麼,也許自以為盜火給人類的普羅米修斯,其實是一天一把石頭推起又落下的薛西弗斯,我也從創作的雲端,回頭接地開始思考人生劇本這一類的工作。

這種困苦的轉變,乍聽還真像是中年危機,註定的失敗與隨之而來的失落感受,讓人難以承受。然而,有位朋友提醒了我—

「你不是說過,風能量的關鍵,是與重力的連結嗎?」

「腳踩得越踏實,騰空的那一刻,才飛得越高」






2019年1月21日 星期一

【即興劇】與【童年情感忽視:為何我們總是渴望親密,卻又難以承受?】的關係






【童年情感忽視:為何我們總是渴望親密,卻又難以承受?】這本書,最早是因為我的個案說,看了書名很有感覺。於是引起我的興趣,想說借來看看。

沒想到北市圖總共買了28本,我預約時卻排在第14位,也就是說不只全部借出,前面還有13個人在等!

我才發現,這也許是很多人默默感受,卻無法說出口的經驗—渴望被看見,渴望被接納,渴望被肯定,卻在童年被忽略了。

這樣,還是長大了,有關係嗎?

因為我最近的個案都來談失戀,有機會更了解親密關係的樣貌,我得說...
還真的像中文副標所寫「這讓我們總是渴望親密,卻又難以承受。」



「情緒」是我們社會很陌生的主題,這本書給了我們很好的起步。它提到,父母三種基本的情緒技巧,分別是:

2019年1月15日 星期二

【即興劇工作坊迴響】愛麗絲與她的人生實驗室






「真的可以嗎?我覺得這樣做不太好...」

那是一個害怕表達情緒的女孩。
她說話輕輕柔柔的,有著修長的馬尾,略微的暴牙。

其實,我不知道她為什麼來即興劇工作坊。

她是一個...我猜想,過年時遠房親戚會稱讚「好乖喔」「好懂事喔」「啊這麼瘦怎麼不多吃一點」的文靜女孩。

打從第一個大吼大叫鬼抓人的遊戲,我想她就嚇到了。



不過這正是我的用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