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FU

2022年2月26日 星期六

如何讓心理治療更有整體感(一)?


作者:王家齊




最近有學生問到,做治療的時候慢慢可以一件事一件事回應,一個情緒一個情緒搞懂。可是做完治療後常常有個疑惑,好像這五十分鐘被切成了三到四塊,感覺不太有連貫性。

當然,這位學生能夠好好把受訪者帶來的事件,與對方一起想一想並整理起來,已經做到了基本功。但如果他要更進一步,就要學會【穿針引線】的能力。

簡單來說:個案帶來的事件情緒是【點】,而背後的動機因果是【線】,而將事件情緒+動機因果形成的模式,找出跨越時空的相似性,就形成了【面】。

所以,這位學生提到的整體感,其實是從【點】到【線】的層次。為了能夠穿針引線,治療師要學會使用一些【連接詞】,讓治療的理解可以有層次感。

這裡可以分為三個層次:動機後果解法


動機的連接詞是【因為...】

動機就是串連情緒背後的原因與需要。如果更細緻一點,也可以說是苦衷、地雷與早期決定

過去的文章我們講過,當來訪者不耐煩地說【我媽媽很煩,她一直管我時】治療師只是回應「所以你很生氣你媽」是不夠的,還要進一步搞懂她在【氣什麼?】

這裡就會邀請個案展開他的情緒與故事,當治療師聽一聽想一想之後,慢慢搞懂了個案會這麼氣的原因時,就可以加入【動機】的連接詞。

→原來你這麼氣你媽,是【因為】你覺得媽媽自己也說得到做不到,你覺得很不公平。

周仁宇醫師在心智化這堂課建議了另一個連接詞【畢竟】也蠻好用的→你這麼氣你媽,是可以理解的,【畢竟】你一直希望家裡有個大人能當你的榜樣,但總是失望。


後果的連接詞是【就會...】

如果說動機是探索與連結來訪者的內在,如同母性功能。那麼後果就是與來訪者判斷與思考行為的後果,是與外在世界連結的父性功能。

有時候懂了來訪者的內在感受還不夠,「畢竟」他仍需要活在外面世界的框架(工作、學業)。這時候,後果的討論就很重要。

比如前面氣媽媽的這位孩子,後來心想反正妳不給我,我自己拿,就偷了媽媽的錢。一方面,瞭解偷錢背後的內在動機是重要的,但同時弄懂偷錢會有的後果也是重要的,比如:

→原來你是在意媽媽不給你你要的,所以你才自己拿(這是動機)

→不過,當媽媽發現後,她也就限制你不給你零用錢,你反而【就會】拿不到你要的。

→於是(另一個後果的連接詞),媽媽很生氣你把她的錢拿走,你也很生氣她限制你更多,最後你就更難得到你要的了(媽媽懂我)

把後果思考清楚,就可以抓出負向迴圈、心理遊戲的輪廓。另外,眼尖的讀者可能有發現,在上面這個例子,後果與動機是併用的。

如何用?用多少?這會取決與你跟對方的個性、治療關係,決定層次與力道。


解法的連接詞是【所以...】

討論完了動機與後果,如果是有進展的(對方有Yes的訊號)通常他會停下來問你「那該怎麼辦呢?」過去學治療時,常常會卡在不要給來訪者建議的戒律(話說,最近心理師的Podcast多了,許多第一次來談諮商的人也會說…)

「我知道心理諮商不會給建議,但是…」

重點在於這個【但是】。長遠來說,諮商是幫忙一個人認識並發現自己的特色,討論後做出自己的人生決定並為此負責。但我認為這是一年起跳的事(不算上危機處理喔)。

所以,在講完動機與後果後,與個案討論一個改變的方向,是有機會促進行動與建立習慣的。這裡的誤區是:常常問題是問題,解法是解法,兩者是斷裂的。

比如我們都「知道」早睡早起對身體好,但是早睡早起到底跟我有何相關?如果只是死背一個對的做法,通常很難有真正的動力持續。

如何才會有動力呢?要嘛火燒屁股死到臨頭,要嘛真的很渴望自己得到—有沒有發現,這就是前面提到的後果與動機。

這就是坊間很多練習手冊不見得有效的原因,手冊本身沒有錯,他幫你拆解了一個SOP但如果沒有配合動機與後果,而且真的在經驗與感受上震撼到對方,那終究只是另一個回家作業—

回家不會寫的那種。

所以,治療的層次感在於,當前面的動機與後果產生效果時,可以延伸把治療的目標與方法也放進來,可以是回家要做的,也可以是在諮商中做的,比如:

→所以當你越生氣時,你越得不到你要的,對嗎?(後果)這邊要跟來訪者核對,只有你們都同意這個觀察,才可以切到做法(否則沒有同步的解法,就是說教了)

→【所以】如果你真的很需要媽媽幫你,就要先忍住自己的生氣,這樣你才能得到你要的(動機)。

→ 可以試試看嗎?(再次確認同步)然後就可以分別建議在諮商、在家裡可以怎麼做…

這是基於理解的建議。


最新課程




2022年2月1日 星期二

【人生劇本】完美主義(五)三種無法完美適應人生的完美主義

 
作者:王家齊




在心理治療工作中,常會發現完美主義既是來訪者的朋友,也是敵人。

完美主義為我們帶來了職業成就,旁人認可,以及利益的基礎。但同時,不適應的完美主義讓我們缺乏彈性,無法親密,甚至焦慮受創...

於是,不適應的完美就像是希臘神話中,受眾神懲罰的薛西弗斯—不斷把石頭推下山,然後看著它『咚』地一聲滾落山谷,重來一次,永遠無法享受自己為自己的付出...

這篇文章談的是,我們在谷底遇見的這些,完美主義的美麗與哀愁。


緊繃控制與強迫的榜首


這邊的榜首,有可能真的是一路第一志願的資優生,未來就只有[台大醫科]這條路。也有可能是家族裡面念得最高的,過年回家總是被問東問西用放大鏡檢視,一有不慎就被酸言酸語。

也有一種狀況是,他不是念得最高最好的,爸媽在大家族甚至有點被瞧不起,於是他透過學業[彌補]爸媽的面子。

無論是哪一種,[榜首]這個位置都成了[絕對不可以失敗/失去的寶座]。

問題就在這個[絕對],這讓他們難以面對失誤,更不要說是失敗。只要有一點點風吹草動就會崩潰焦慮,背後的原因是一場與魔鬼的交易—

我要完美,才會被接納。所以:我不完美就不會有人喜歡我接納我

緊繃是因為要監控表現,控制是因為好害怕失控,於是就形成了[強迫]的堅硬外殼,反映在收納、筆記、與人互動,甚至是性與親密上—

強迫自己,有時候也強迫別人,像是伴侶或小孩。


被掏空又被灌食的優秀


這可以看成是第一型的變化型,榜首型的完美者知道自己[為什麼]要拼到第一名,也許是為了取得利益(零用錢)、擁有話語權、或是為了讓家人有面子不要抬不起頭...

而第二型的完美者,則是完全放空或掏空自己。會這樣,很常是因為與[父母期待]有了過度融合的狀況。

也就是說,父母的想法就是自己的想法,自己的想法如果與父母的想法相斥,為了不違反父母的想法,那只好否定、隱藏或是刪除自己的想法。

久而久之,就[空]掉了

如果說第一型的[強迫]是發生在[保住榜首]的位置,像是求生之戰。第二型的[強迫]更像是[對自己]的催吐與灌食,為了裝滿別人,就必須掏空自己。

如果成就表現沒那麼好,其他人又相對優秀的話,也有可能使用[悶頭努力]的方式,變成外在極度忍耐,內在卻十分空洞的狀況。

想多了解這個主題的朋友,可以觀賞公視影集[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]的第二集[貓的孩子],我非常推薦。


思想巨人的拖延與逃避


另一種完美主義者很愛念書,有滿腹的思考與偉大的計畫,卻應了那句俗話[思想的巨人,行動的侏儒]。

他們的拖延與逃避(最後成了擺爛),通常不是不在乎,而是太在乎了。

因為太在乎了,所以無法嘗試第一步,第一個行動,第一個小習慣

他們深怕萬一後果不如設想,那就會失望自責到無法繼續前進。於是逃避擺爛這種[小爛],其實是為了避免[大爛],也就是[我做了以後,發現自己真的不行]。

所謂的終身學習有兩種,一種是基於目標,一種是源於恐懼。

基於目標的學習以[成效]為導向,所以可以接受[我不會],因為[本來就是不會才要學]。可是之所以能夠接受自己[不會才要學],是因為知道學了以後要[用在哪裡?]

也就是說,基於目標的學習是有方向感的,像是帶著羅盤航海。源於恐懼的學習以[焦慮]為導向,學習是為了逃離[我不會],所以[學了還不會就很恐怖]。

有時候,思想巨人的學習歷程很迷人,對於世界宇宙有廣大的熱情,

然而卻無法落實為(他們一直想寫的)文章、影像或演講等作品...

這時候,熱情遠大的理想,反而成了現實的絆腳石,源於恐懼的學習則是逃避現實的方式。也就是說,源於恐懼的學習像是溺水,你不知道要去哪,只知道要抓住某個救生圈。


延伸閱讀

最新課程



2022年1月22日 星期六

當生命故事被再次演出...


作者:王家齊 




Q: 為什麼講過的故事,還要再演一次?


因為我們不是[複製貼上]所有細節,也不是[錄影功能]放影片。
我們的任務是抓出故事的本質,並呈現它。


故事的本質


本質的意思是,剝開Teller說故事時的聲音、身體、情緒、說故事技巧,或是與台上台下互動等[包裝紙]後,裡面的[糖果]到底是什麼,讓外面的包裝紙寫著[金莎巧克力]?

那顆巧克力就是故事的本質。
團隊要能輕巧拆開Teller故事的外包裝,看到裡面的那顆巧克力,體會品嘗再演繹。

化為具體步驟的話,就是在思考[為什麼Teller要說這個故事?]也就是為什麼Teller要把這個[名為金莎巧克力之物]拿出來給大家?

從這個角度就比較有機會[品嘗]這個故事,因為你不是連包裝紙都咬下去,滿口金色紙屑,味道混在一起。而是在拆開包裝後,細細地品味這顆巧克力—

啊原來沒有想像中那麼硬,
有一種苦甜的味道跑上來,
裡面脆脆的是花生嗎?

Teller也在等著我們回應,那也許是他最愛的一款巧克力(也許是高中情人節的回憶),或是最不敢去碰的那種巧克力(或許也跟高中情人節有關)。


品嘗故事的味道


所以當我們Playback時,就好像在盲測品酒,把前中後味滑過舌尖的感覺說清楚。

然後Teller也許會說[對,對就是這個樣子],或是[嗯,也許你形容得太誇張了],又或著[這只是一款便宜的紅酒,不是你說的那樣。]

同時,忙碌的Playbacker也會開啟一種覺察,從更遠的視角來看這個故事。


故事的回聲


這個故事反映了全人類的什麼?也就是故事的回聲(Echo)。

有些巧克力為了避免造成顧客過敏,會需要記載像是[本產品生產製程廠房,其設備或生產管線有處理花生、芒果、蛋製品、乳製品]等文字。

這也暗示了在這顆巧克力製造的過程中,是與花生、芒果與蛋乳製品有交集的。
也就是說,吃的人雖然不見得感覺得到,但花生芒果曾與這顆巧克力的誕生有交互作用。

故事也可以這樣聽。


個人故事與集體潛意識的連結


除了Teller知道的(這是金莎),金莎背後的製程呢?

這個故事是否像是某種童話/神話原型(比如像是小紅帽的現代版,雖然沒有狼也沒有槍)?
或是反映了某種人類社會結構(比如反映了華人社會對性別的印象)?

從紅線(故事與故事會相互對話)的概念來說,也有故事之間潛在交流、較勁與對比的互動,反映的是人類[心理位置]或[社會位置]的差異。

這就是跟集體潛意識的連結,也是我認為用藝術形式回應故事的價值所在。因為藝術可以穿越文字來到圖像與體感的層次,而這正是與集體潛意識連結所需要的。

另外也比較一下,這跟我另外兩個訓練(即興劇、心理治療)的異同。


Playback與心理治療


心理治療是會有找故事本質的時候,這也是一般人比較會想像的[心理諮商]樣貌。

不過,像是心理動力或家庭系統的治療取向,有一個比喻叫[順籐摸瓜],對我來說就是從更遠的線索摸回來故事的真相。

的確不是所有人的心理治療都會走到這個程度,但通常到了一年以後的心理治療,會越來越需要捕捉Echo,而不只是[我被懂了好療癒]。


Playback與即興劇


即興劇有一些形式,也是會用上觀眾的真實故事。比如過去在微笑角做[即興大富翁]的演出時,就讓演員玩過"First Dating"這個我愛死了的遊戲—

這個遊戲是讓一位觀眾上台與我們分享他初次約會的故事大綱,然後即興演員要嘗試重現這個故事。

我們會給觀眾一個鈴,一個喇叭,如果演員演錯了,就會被按喇叭,需要再試一個。如果演員演對了,就會得到一聲叮,讓故事繼續下去。

對我來說,這其實是用遊戲的形式尋找故事的本質,但因為互動性強又時常打斷,慢慢也會看出觀眾偏好怎麼說YES,又怎麼說NO,這也是展演了演員與觀眾當下合作的歷程

Keith Johnstone所發展的四個即興劇形式,其中一個叫作The Life Game,也是透過觀眾的故事來即興。

2015去卡加利上課時,有一個Session就是看KJ示範The Life Game,當時有許多動人的畫面。

事後回想,都是因為台上演員與觀眾(就是學員啦)即興出了這個故事的"Echo",反映了更大的集體潛意識,或說是普遍人性。

而不只是在演對故事打轉。

也因為演出契約不同,即興劇演員是更自由地加入了平行的隱喻、劇種風格甚至是另一個相關的故事,對我來說是很令人著迷的。


延伸閱讀



2022年1月18日 星期二

理財是為了未來所預備,但不是每個人都感知得到未來...


作者:王家齊 





最近在聽李柏鋒老師的人生必學的理財八堂課講「儲蓄」,聽到一個概念是儲蓄要先設定目標,設定目標就是為了[未來]做準備,也就是為了[未來]的某個期望,投入[現在]的資源(時間、金錢)等。

這讓我想到,不是每個人都擁有[未來]的概念。


創傷:讓人難以穩定思考未來


舉例來說:受創傷影響的來訪者,神經系統紀錄了[過去]的記憶,而且多半是令人恐懼的負向記憶,且充滿情緒、畫面與痛苦感。

來訪者光是處理這些來自[過去]的痛苦,就已經相當吃力—也就是說,能夠撐在當下,不被創傷淹沒,就已經花了幾乎所有力氣。

這也是許多心理治療發現的課題:你很難跟受創傷影響的來訪者談太多[未來]的計畫,因為根本想不到那邊。

也有來訪者願意[配合]治療師一起想未來計畫,但回到家痛苦感來襲時,原本講好的全部崩壞,更糟糕的是—

他們可能會因此對於治療師感到愧疚,對自己有更多指責,或是對於生命充滿無望感。

(這每次都讓我想到愛情突如其來Over the fence這部電影,深受創傷影響的蒼井優,哭到沙啞地喊著「我以為自己今天可以改變的,我不想再活得像行屍走肉...」)


擁有現在,重建未來


心理治療需要先協助來訪者擁有[現在],才能慢慢一點一點地重建[未來]的概念。要重新擁有現在,就需要練習Grounding的技巧,找到可以安穩自己的方式。

要一步一步重建未來,就需要建立具體、可行且持續的目標,也就是減少壞習慣,培養好習慣。
好習慣不只是情緒,也是健康,更是金錢。

因為情緒、健康與金錢就像是房子的內裝與外牆,就算內部裝潢得再好,如果外牆龜裂、漏水甚至有坍塌的危險,仍然不能安心待著。

反之,如果外牆蓋得相當安全穩固,內部卻是缺乏裝潢,空無一物。待在裡頭就會很空虛,明明有一個家卻不想回家,也不知道為何要回家。

這也是我蠻喜歡老師把[健康]放進理財規劃的原因,情緒、健康、金錢三根柱子穩固了,才有辦法安心地思考與規劃未來。


為什麼我關注未來,卻會擺爛呢?


看到這,你可能會想,這些概念我都知道,但為什麼總是會在執行過程中拖延甚至逃避擺爛,新年計畫好像都是寫好看的呢?

如果說,受創傷影響的人是有困難想到未來。那麼,因為想要完美而拖延擺爛的人,可能是過度擔憂未來。

我稱之為[完美主義者的憂慮]。

這種憂慮是過度的擔心,總是想著未來萬一有任何的閃失,那就完蛋了死定了。

比如:一位大學新鮮人,憑著努力考到了第一志願。但在學期初聽到必修課教授的評分要求,就開始焦慮恐慌,深怕自己會搞砸任何一個小考,修不到學分畢不了業...

這會造成什麼現象呢?

一般來說,朝向未來的憂慮引發身心的焦慮,而焦慮會讓完美主義者瘋狂地努力,可這樣的努力並不是為了達成目標— 

而是為了減緩恐懼。

但完美落地的目標畢竟不易達成,也常常會有難以掌控的閃失(比如今天就是睡過頭,或是小組報告同學擺爛)

當失控發生,恐懼過了頭...人就會想要逃避,或是拖延,也就是消極的逃避。

也就是說,完美主義者不斷想像未來,同時憂慮會發生最糟的結果,這反而使得他們原本擁有的問題解決能力突然消失。

因為恐懼造成了理智腦的當機,進入了情緒腦的「戰或逃」模式

因此,完美主義者需要學會設定[合理]的目標,也就是夠好的目標(而不是最好)。同時他們比誰都需要練習[風險控管],不只是擔憂[怎麼做才會最好?]而是思考[如果不順利的時候該如何因應?]

也就是永遠要想好Plan B。


延伸閱讀


最新課程



2022年1月11日 星期二

一種永恆少年的內心世界(三)失去聲音的少年


作者:王家齊 





永恆少年的故事


他十三歲時就想成為一個藝術家,畫家或是演員都好,但最好是成為一位歌手。只要能夠在藝術中,就能超越這個貧乏無聊的世界—

至少,他那時是這樣想的。

十六歲的他,不再畫畫。有天他從畫室回家,母親看著地上已摔破的碗,撕碎的雜誌、以及斷成兩半的CD,顫抖地對他說「你以後不要再去畫畫了,好不好。

十八歲他離家去念藝術學校,雖然學校離家有好幾百公里遠,媽媽的話卻像是某種詛咒,無聲地盤旋在耳邊。

很快他就發現自己無法創作。


冒牌者症候群


他跟著學校那些最「藝術家」的同學喝酒、抽煙,邊吃鹽酥雞邊幹譙老師們食古不化大頭症,學長姐一堆沒用的社畜乖乖牌。

但明明大家都在熬夜嘴炮,那些傢伙卻還是能在期末搞出一些很屌的作品,可是他不行。他厭惡課程大綱、小組報告與畢製進度,久而久之跟班上越來越遠,生活也越來越廢。

其實他並不討厭藝校的作業,可是他始終無法完成一個作品,就拿劇本課來說吧—

他擬了一個大綱,是巨人如何被哥布林打倒的故事,想起那個最終跟母親離婚的沒用老爸,他想寫個這樣的故事。

然而點子有了,每次要動筆就顯得疲累,更多的是焦慮「我他媽真的可以寫出什麼嗎?還是我真的就只是個廢人?

轉過身去,他寧可滑手機、打遊戲、喝酒或是做愛。

「你總是心不在焉。」新認識的女孩冷冷地對他說「活到現在,你真的有在乎任何東西嗎?」

那晚他對女孩大吼大叫,把宿舍桌上所有東西包括筆電都掃到了地上,摔了個全爛。女孩關門走掉的那一刻,他腦中響起媽媽發抖的聲音「你以後不要再去畫畫了,好不好。

在外人眼中,他和他混的那一群是最「藝術家」的,放蕩不羈又充滿魅力。然而,他像是用歌聲交換了翅膀,飛到天空卻無法跟鳥兒一起唱歌。

就好像他終於和藝術家們混在一起,卻恐懼自己會不會根本沒有才華,只能困在這個無聲的無聊世界中。


永恆少年與母親


上次我們提到永恆少年與父親的矛盾關係,讓他們缺乏對陽性力量的認同。反過來說,少年們與母親的關係,有著另一種糾葛。

最常見的,就是父親的不像樣,造成母親的哀怨,並與兒子的身心緊緊綁在一起。

這形成一個複雜的關係:一方面,為了尋求母親的認同,兒子會長出敏銳而感性的特質,回應母親的情緒需求。

另一方面,這樣的依賴與糾纏,會讓兒子喘不過氣,進而想要逃離或劃清界限,可一旦遭遇母親的失望,又會有強烈的內疚感。於是,許多永恆少年著迷於故事、網路與藝術世界,用一種腦內飛翔的形式,嘗試超脫現實的兩難。

但缺乏陽性父親的指導(到學校多半也會不服老師),又受陰性母親的哀怨牽制,多半就會在拉扯下造成癱瘓。於是,你明明看得見他有才華,可是卻好像持續不久,也無法進入創作者的日常:練習、創作與管理。


永恆少年的心理治療


在永恆少年的心理治療中,需要先一起發現這些來自「大人」的影響,重新定位「敏銳」這個能力的好與壞。就與許多母女關係相同,不是一昧地要少年與母親分化就好了,這多半是助人者本身的無知與我執。

畢竟,這樣的糾纏,有著維繫家庭的動機。

同時,助人者也要成為少年的「陽性」力量,透過管教、計畫與習慣的建立,重新修復永恆少年與男性的關係。

曾經在一場交易中被換走的聲音(換來了飛翔的翅膀卻無法落地),要能夠重新被找回來。

也只有找回少年的陽性,他才能真正地和另一個人談戀愛,而不是尋求母愛照顧的替代品,或是逃離沈重母親的藉口。

小王子(也是永恆少年的代表呢)這本書寫道「真正重要的東西,只用眼睛是看不到的。

一次一次練習從尋求母親認同的男孩,成長為探索世界的男人,是每個永恆少年找回聲音的旅程。


延伸閱讀




2022年1月10日 星期一

【2022年】家齊老師的最新課程


作者:王家齊 





先講結論


1. 2022下半年,千呼萬喚始出來,我們終於有【線上】的人生劇本講座了!

這一次,你不用舟車勞頓,不需謹慎防疫,只要在家就可以學習【人生劇本】系列講座!

2022線上講座主題(皆為周日早上10:00-12:00)
  • 7/10【人生劇本-要完美】如何不讓完美主義成為完美人生的絆腳石?(報名點我
  • 7/17【人生劇本-要努力】如何不讓努力向上變成你在種樹,別人乘涼?(報名點我
  • 8/07【人生劇本-要討好】如何不讓你的在乎貼心,成了委屈求全的傷心?(敬請期待)
  • 8/14【特別篇: 情緒勒索】如何辨認並解開「以愛為名」的情緒勒索?(報名由此去

2. 2022下半年場構實作全攻略也確定會開!

如果你錯過了上半年,請在你的行事曆保留以下時間
10/22, 11/5, 11/19, 12/10,皆為周六的1400-1630

報名連結完成後,我們會第一時間放上來!
如果怕忘掉,也可以聯繫大心診所粉絲頁,詢問相關報名訊息

如果你是想把心理治療做得更好的助人工作者,歡迎參考這堂我與大心專業講堂(大心診所)合開的【場構實作全攻略】課程,學習如何在社區自費現場建立安穩的治療架構。

這是助人者的專業訓練課程,如果不確定這堂課是否適合自己,可以點進報名表看看文案說明,或參考粉絲專頁非典型心理日常,了解更多喔。


如果好奇這些課程在幹麼?歡迎參考以下課程文案(也歡迎包班邀課


【課程A】人生劇本系列講座


你(或你的家人朋友)有下列的狀況嗎?




這些,都是我們的人生劇本
在成長過程中,隱性地設定在我們的一舉一動之中。

當我們在面對壓力而不順利的時候,人生劇本會無意識地啟動。
讓我們用舊有的模式回應當下的困難,進而產生「我怎麼又這樣了」的感嘆。

這特別容易發生在教養孩子夫妻相處、戀愛親密或是職場合作的時刻。
因為這些都不是容易的事情,即使我們看了再多的書,聽了再多的說法—

如果對於自己的人生劇本沒有概念,就很容易掉入鬼打牆的陷阱。


Q: 講座如何進行?會講到哪些內容?


在每一個主題課程中,我們會討論構成該人生劇本的【三要素】,好看到自己的鬼打牆是如何形成的。

課程中會有一些簡單的探索活動,不會只是被動接收的聽講,但不需要特別揭露個人的隱私。

同時我們也會探索與討論人生劇本的起源:【家庭密碼】+【人生對策】,幫助你從講師的工作經驗與範例中,找出符合自己人生劇本的面向。

最後,透過【Q&A】【溫柔提醒】,讓你同時在感性與理性層次,既體會並理解自己的人生劇本,同時學習調整與修正,選擇活出新的人生姿態。


Q: 我有一兩堂課不能來,一定要全部報名嗎?


每一堂【人生劇本】講座都是獨立的,可以挑選有興趣的主題,不需要一次報名全部課程喔。

不過,人生劇本常常是累加的,比如要努力+要完美,我們有些學員是因為上了其中一兩堂課程,才發現需要回頭補充其他人生劇本的知識,建議可以現場與老師Q&A,可以有更客製化的回應(這也是上課的目的)。


Q: 如果不知道自己的人生劇本為何,要如何挑選課程呢?


建議可以閱讀人生劇本系列文章,有個基本概念(也可以往上滑看看那張有四個方格的圖表,看看有沒有描述剛好命中你)。

如果看完文章還是不確定的朋友,建議可以先從【要努力】【要完美】擇一嘗試。

根據我的工作經驗,這常是大多數台灣「好」學生會受困的人生劇本。



【課程B】解鎖:情緒勒索


在這堂復刻版的經典課程中,我們將會為你拆解情緒勒索是如何運作的?
又為何有這麼大的影響力?

課程內容包括:
  1. 情緒勒索如何挑起我們最敏感的那根神經?
  2. 為何情緒勒索者說的話,常讓人啞口無言?
  3. 情緒勒索者有哪些特徵?如何辨認與應對?

這堂課的目的,是讓你一方面可以了解【情緒勒索】的本質,協助你及早認出有害的人際關係與慣性。同時也讓你學會如何應對,不再只是罵對方都在情緒勒索,然後就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做?

尤其:當情緒勒索者是我們親近的家人、朋友或著另一半,又該如何在不傷害關係與決裂的狀態下,求出【勒索】【攜手】的平衡,也是這堂課我們會帶到的。

讓我們學會不只是貼上情緒勒索的標籤,還能保有關係之間的平衡點。

解鎖:情緒勒索講座,報名由此去


Q: 參加這堂課之前需要先讀過什麼書嗎?需要什麼先備知識?


不用喔,帶著開放的心前來就好。

(關於開放的心,我是認真的。其實情緒勒索這個主題是很刺激的,因為我們要刷新三觀,對於某些習以為常的傳統反著看反著想反著做...)

有先看過書當然會快一點(比如之前很流行的這本或國外的這本),不過不是必要的。
我在課程中會直接幫你整理情緒勒索的核心與特色,這才是上課的好處嘛。


Q: 我參加過微笑角即興劇團《人生實驗室》的同名課程,兩堂課有什麼不同?


嗨嗨老同學,先感謝你的支持。

之前人生實驗室以體驗與探索工作坊為主,聚焦在如何認識情緒勒索帶來的[身體]與[行動]體驗,這次復刻版的講座則會以[概念]、[實例]與[Q&A]為主,建立對此的認識。

如果之前人生實驗室的講義你還留著,原則上概念就很足夠了,不用重覆報名這堂課。

2022更新:書上概念的整理雖然沒變,不過開了講座後,加入了更多生活與心理治療工作的實例,歡迎喜歡透過聽故事/聽案例來學習的朋友回鍋複習報名點我

2022年1月6日 星期四

【助人者的禮物】如何照顧好當下?(四)


作者:王家齊 

 



照顧好當下的第三層是[細切],也就是把[當下]這塊煎得香滋滋的牛排,切成一口一口好入口的大小,既不會吃了空虛,也不致於有噎死的危險。

因為,細切當下才可以細嚼慢嚥。

相對地,吃粗飽就是一種囫圇吞棗的樣子,以吃撐為目標,配著新聞臉書Neflix等等無意識地塞入食物與資訊,嚼也不嚼地吞入胃裡。

先不講會不會噎死,當下都已經死了。


優雅的假象


聽起來很誇張嗎?其實,焦慮的助人工作者都曾做過這樣的事(包括我自己)。那焦慮也許是不順利,也許是求表現,也許是對方做出了意料之外的舉動,為了求生為了求好,或是為了避免不好帶來的苦澀...

我們開始加料,塞入更多資訊,把我會的我知道的全都拿出來揮舞一番。然後,當對面的那個人冷冷地說"NO"時,我們看著亂成一團的廚房,頹喪地低下頭。

偶爾,看到TLC頻道的大師下廚,總是優雅、從容,並用一種禪意的方式描述手藝,用一種詩意的說法討論食材,我們就感嘆「啊,那只有大師做得到。

但,這是假象。

優雅的當下是一種[結果],為了達成,需要天時地利人和,這正是[細節]當下層次的三面向:


天時


天時是要創造時機,就像草船借箭的東風不是用等的,而是用借的。

流行歌最了解這個道理,知道什麼時候讓你唱B段副歌(大家都熟悉),什麼時候給你新資訊(A段敘事),什麼時候又要進到純樂器的SOLO炒熱氣氛。

在你的工作中,當下需要經過如此[天時]的安排。只是比起作曲家,你的挑戰有點特別,你需要跟對面這個人一起即興寫歌— 

天時,最關鍵的就是要[取得對方的YES]。

在一些著重體感的心理治療訓練中,會教你辨認對方的YES訊號。不過,這教法有幾個限制:一是你要背很多資訊(還不熟時,可能你的當下就被噎死了),二是體感訊號因人而異,也有雜訊(地不利,人不和)的問題。

我的作法比較直接一點:在我的即興劇工作坊中,會運用一系列特定的練習,直接讓學員體驗不同人的[YES]狀態長什麼樣,以及[我+你]的YES狀態又是什麼?

這樣做的好處是:你知道什麼是體感的連線,斷線時你就會立刻發現。

有沒有[體感]以外的方式呢?有,你可以使用詮釋與詢問的方式,把對方斷線時的"NO"及其動機說清楚。或是你也可以使用圖像(比如牌卡、畫畫)等方式,讓你們有一個可以共同觀看的[第三方]。

但詮釋詢問的限制在於對方若是阻抗太強時,問問題不見得會得到答案,或著更糟的是,得到不是真的答案。

圖像系統是很好用沒錯,但鋪排舞台與流程是蠻花時間的,如果時間允許你慢慢陪,可以是一首悠遠的慢歌,那沒問題。

但如果這時候需要一首動感的快歌,「動起來!」還是需要體感的連線。


地利


一次治療的五十分鐘,其實不是五十分鐘,而是好幾個十分鐘十分鐘(或著五分鐘三分鐘)所堆砌而成的。

心理治療的推進(或任何需要即興的工作),有它自己的空間感。就像是攀岩,你需要確定腳下的石頭踩穩了「三點不動一點動」,才能伸出一隻手往上抓。

天時的取得YES,其實就是確認「三點不動」,而且不是你穩就好,對方有沒有穩也很重要。

地利的空間感,是把一塊五十分鐘切分的藝術。

比如說,在新手階段,我會把談話的五十分鐘大致分成三個十五分鐘,一個十五分鐘預計談一個主題,如果時間不夠用就拿下一個十五分鐘來補。

有沒有發現這樣加起來只有四十五分鐘?
記得,永遠要有緩衝。

當你開始即興的時候,時間可以是你的朋友,但也可以是你的敵人。在你不確定這一刻,時間是敵是友的時候,最好的方式就是為自己留下緩衝。

熟練之後,每個十五分鐘又會更細切為幾個五分鐘,什麼時候Hold住場子?什麼時候深入探索?什麼時候退開思索?

這十五分鐘,會有自己的[三點不動一點動]。

再更精熟以後,會思考的是這三個十五分鐘之[間],又要如何產生連結與整體感?爬過三座小山與登上玉山,畢竟是很不同的體驗。

關於這點,我在[人和]與你說明。


人和


人和不是大家和氣,而是一起做到了什麼的[完成感]。

因此,真正的人和不是[一片和諧],感恩感謝彼此就算了,而是要在當下的[流]之中,找到[共通]的結束點。

這點心理治療的訓練很少提(或許因為醫療模式的問題/原因/解法,放不太下這個想法),但對於即興劇演員來說,這是我們每次演出排練朝思暮想的題目。

如何創造一個[完成]的流。

(題外話:許多朋友看完即興劇演出都會問「天啊真不敢相信這一切是即興的!...那如果你們是即興的,還需要排練嗎?」在此回答:我們其中一個排練的大任務,就是把[當下之流]照顧好)

這其實是一個可以討論三天三夜還不夠的話題。在此不囉嗦,我就直接分享給各位一個訣竅—
完成感是可以被創造的,只要你掌握人類思維的慣性。

關於[完成感]的慣性,最基本(也最有效)的,就是[頭尾呼應],實際作法就是[用回第一個點子]。
對我來說,[用回第一個點子]在即興劇是一個重要的紀律,因為相較已經寫好的文本,即興當下並不知道哪裡是結束,或著哪裡都可以是結束。

然而結束不一定會帶來完成感,但用回第一個點子,會暗示我們即將完成。

舉例來說:許多電影會在開頭拍攝某個特定的物品、場景或是用上某首歌。當故事即將走到結束,人事已非的時候,仔細聽—通常那首歌會再次出現(或是角色會[再訪]那個場景或物品)。

但這時的意義已經完全不同,這裡就會形成一個完成感。

原理很單純,人類是渴求意義的動物,於是我們會透過連結創造意義。於是一塊牛排不只是塊肉,而是一道饗宴或家的味道。

現在你知道了[完成感]的小秘密,那我就可以告訴你:在這篇文章中(還有之前不少文章),我都偷偷放入了[用回第一個點子]的小驚喜,像是一個埋在樹下的彩蛋,你能把它們找出來嗎?

給你一個提示:不是只有整篇文章的最後,才是最後。

(這樣說話好像就有點禪意了)


延伸閱讀

最新課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