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FU

2018年7月3日 星期二

失去力量的「好人」,與即興劇的「壞人」練習—關於心理學家武志紅《好人逃避了什麼》一文






最近在得到APP,心理學家武志紅的專欄看到一篇文章「好人逃避了什麼?」覺得與自己最近在應用即興劇與個人生命經驗的看見很有連結,以下分享武志紅這篇文章對於「好人」的看法,以及我最近在應用戲劇工作的對照。

武志紅這邊提到的「好人」是打括號的,指得是為了逃避現實壓力或贏得道德同情,而閹割掉攻擊性的「好人」。武志紅認為這類好人的善良,是沒有力量的善良,也就是討好與順從。為了避免被更強大的人攻擊,而發展的策略。

這讓我想到,前幾年我第一次去上了一堂防身術課程“Urban survial system”,這對我來說是個很大的跨越—我很想學會武術,保護自己與身邊的人,但我從小到大,幾乎沒打過幾次架。

課程中,常有兩人小組的練習,我與一位高大有肌肉的外國人Rob一組。過程中我很難「動手」,很難練習那些看起來有傷害性的攻擊動作,反而Rob一直試圖用各種方式逼近我,挑釁我出手,但成效依然不彰。

午休的時候,Rob忽然坐到我身邊,說起他青少年時期在餐廳打工,如何與那些不懷好意的同事對抗,讓他們知道自己不是好惹的,我還記得他說“You're too nice. Don't be nice, be tough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