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FU

2017年10月11日 星期三

療心卡在助人工作的妙用(2)—盤整會談






我們在療心卡在助人工作的妙用(1)—建立關係中,談到了療心卡如何在會談的「開場」發揮效果。這篇文章要討論的是,如何在會談來到中後盤時,運用療心卡推進、整合與收尾?

過往學習會談時,由於被要求不可以拿紙筆記錄,把許多時間與心力花在「記住」對方談話的內容。即使如此,督導時還是東缺一塊、西缺一塊,常常一問三不知。

有一次,終於要開始打積欠許久而且怎麼樣都消化不完的報告了。我拿著自己幾周前親手寫的個案記錄,試圖從字裡行間回憶起,那天我與學生談話的畫面,卻怎麼樣也想不起來...


• 學生穿著什麼樣的衣服?有沒有特別打扮?

• 學生用什麼樣的語氣談心事?平靜或激動?

• 這一小時的談話中,最觸動學生的是什麼?


最重要的是,光憑眼前一張A4的個案紀錄,我無法回答「在我面前的這位學生,是個什麼樣的人?」

2017年9月21日 星期四

【心理師療心事】愛自己,要愛什麼?





市面上的心靈成長書籍與課程,常常會要大家「愛自己」,一時之間也成為口耳相傳的流行語。然而,愛自己這件事,並不如口號聽來容易...


我的來談者常常會說「我已經很努力要愛自己了(或是改變自己、寵愛自己、讓自己好起來)—我都知道,可我就是做不到。」

想做卻做不到,常常就會掉入「自我督促—自我批評」的迴圈中「為什麼只有我做不到?是不是我真的很糟糕?是不是我應該更努力?(但我根本努力不了)」


到底什麼是愛自己?


首先,愛自己不是一帖速效感冒藥,不會今天買了書、上了課或是出了一趟國,就神奇地解決所有煩惱。

愛自己更像是一趟旅程,一趟認識自己的旅程。

或許你會說「等等,我們在談的不是愛自己嗎?而且都活到那麼大了,我怎麼可能還不認識自己!?」

如果,我們把「愛自己」的「愛」,看成和自己「談戀愛」呢?

2017年8月17日 星期四

悲劇的希望,唱歌的黑奴—關於低地位



註:本文是微笑角即興劇團進階工作坊「地位與親密」的補充講義。 


「這是一場悲劇,但其中的希望是什麼?」


這個概念來自我的一位小丑老師Vivian Gladwell。

這在說的是,當演員在舞台上演出角色的困境、悲慘的情節—然後呢?這個故事到底說的是什麼?又或著只能用更多更重口味的情節,完成一場黑暗的慘劇?

2017年4月19日 星期三

【教學即興力Q&A #5】如何設計一堂即興劇課程(工作坊)?




註:本文是微笑角即興劇團「表藝老師教學現場即興力」的會後Q & A


Q: 如何設計一堂即興劇課程?

首先,你要先決定這堂課的目標,再決定流程。

這是「以終為始」的概念。


以前我寫教案的時候,常常會先想我要放哪些暖身遊戲(我愛死那些遊戲了!),想到最後遊戲都玩了,卻常常沒有做到主要的大活動(或著時間不夠)。因此,「以終為始」的課程設計法就幫助了我許多,設計流程如下:

【教學即興力Q&A #4】玩即興劇時,學生音量很小怎麼辦?




註:本文是微笑角即興劇團「表藝老師教學現場即興力」的會後Q & A


Q:學生音量很小怎麼辦?

其實在即興劇工作坊,許多成人一開始的音量也是很小的。可能的原因有很多:也許是不習慣大聲講話(公共場所要輕聲細語)、也許是這樣做好像很愛現很尷尬、也有可能是還沒掌握正確的發聲方式。

由於音量與發聲是一個需要長期觀察與調整的議題。在這邊我先就學生的音量已經小到影響課程進行時(例如:叫名字但根本聽不到),老師們可以做的四個協助策略。


【教學即興力Q&A #3】沒有地板教室或適合的空間,要怎麼演即興劇?




註:本文是微笑角即興劇團「表藝老師教學現場即興力」的會後Q & A


Q:沒有地板教室或適合的空間,要怎麼演即興劇?

若是在地板教室以外進行即興劇課程,我會減少圍圈(Circle)與遊走(Chaos)的陣型,並以兩人小組(最好直接找旁邊的人一組)為主。基本上有桌椅的教室不太可能圍圈,遊走可以考慮,但最好像是大風吹一樣以桌椅為單位,才能讓學生「歸位」,不過場面通常不太好控制。因此...

【教學即興力Q&A #2】即興劇如何引導學生打地基?




註:本文是微笑角即興劇團「表藝老師教學現場即興力」的會後Q & A


Q:即興劇如何引導學生打地基?
「地基」其實就是一場戲(Scene)的基礎,是由好幾個元素組合而成的。
我們可以用劇本的寫法,來思考地基。比如說,劇本可能會這樣寫一場戲:

S1 時:夜 地:阿明家客廳 人:小美、阿明

與阿明交往三年的小美,來到阿明家,要和他談分手。


【教學即興力Q&A #1】即興劇讓學生分組時,會不會遇到互相看不順眼同學同組的狀況,那該怎麼處理?




註:本文是微笑角即興劇團「表藝老師教學現場即興力」的會後Q & A


Q:讓學生分組時,會不會遇到互相看不順眼同學同組的狀況,那該怎麼處理?

如果你教的是國中(或小學高年級),不幸的是,這題的答案通常是YES。

不過,在思考如何處理這個問題前,要先評估一下問題背後的「歷史」。究竟這個互相看不順眼是昨天發生(因為吵了一架)?還是從入學就反目成仇(或排擠霸凌)?或是正常能量釋放(青春期)?

2017年1月28日 星期六

回顧2016—自由、玩心與創作





猴年下,雞年上,2016年過去了。這一年我和譽仁創立了微笑角即興劇團,並開始在台灣各地活動,同時也加入了三語事劇場(同理心劇場)、好心晴團隊(療心卡推廣),與許多朋友相遇相知,是充滿感謝的一年!

猴年對我來說,有個關鍵字是「自由」。

這也正好是我2016年在做年度規劃時,挑選出來的生涯卡Top1。


什麼是「自由」呢?
生活中有這麼多限制,我們真的可以自由嗎?
我們如何在劇場、在排練場,或是在工作坊中感受到自由?

這一年從台灣到馬祖,從老師到助人者的工作中,我一直很喜愛工作坊中一個美好的風景...

每次即興劇工作坊開始時,總會見到有些同學既期待又緊張地跟夥伴說「可是我不太會演戲欸,這是我第一次參加戲劇工作坊...」看著他們的眼神,我總是很期待接下來的工作 - 常常,一個小時的劇場遊戲後,他們玩得比誰都開心,笑得比誰都大聲,進入一個隨時準備好行動與創作的狀態。

對我來說,這就是自由。

也許生活中的限制處處存在,出了工作坊我們不會在街上大吼大叫,以免遭人側目或被盤問。但在排練場中,一次又一次的即興練習,是為了讓我們看見這些限制,做出新的選擇,然後在結構中流動與自由。

就讓我們回顧一下,2016年,家齊和夥伴發生了哪些即興劇工作...


即興劇與助人工作


雙峰國小輔導教師社群、振聲高中輔導室、黎明技術學院資源教室、台北城市科大輔導室、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文山職能工作坊、三峽恩主公醫院、衛福部彰化醫院、連江縣政府民政局、聖島基金會


身為心理師,把即興劇中的玩心、傾聽、創意帶進助人工作中,一直是我很有熱情的主題!很開心2016年這類工作還是最多的XD

如同心理劇創始人Moreno的墓誌銘所言「將笑聲與玩心帶回精神醫療的那個人在此長眠(Here lies the man who brought laughter and play back into psychiatry)」

不管是為助人工作者充能充電,一起將歡笑帶入助人工作中,或是探索玩的力量,都是相當有趣且有意義的工作!


即興吧!大學生活


逢甲大學(中文系,外文系)、輔仁大學(臨床心理系,護理系,醫學系)、國防醫學院(大一班代支持團體)、輔仁大學戲劇社、政治大學戲劇社

是的,這是一個Facebook的Hash tag,大家可以搜尋#即興吧大學生活,看到我與微笑角團長譽仁,這一年與大學生的工作。

我自己,很感謝我的大學老師們。雖然常常起太早練球,一上課就被催眠,他們提供了各式各樣的資源,讓我看見世界原來有這麼多面向。

我還記得大學四年拍過微電影、玩過數位音樂、去過海生館夜宿,還做了一堆心理學實驗,這些看似不相干的大小事,在一連串熬夜即興的行動下,成就了現在的我。

因此,當我在2016年初接到逢甲中文系的邀請,為大一新鮮人做一場即興劇講座時,我取了「即興吧!大學生活」這個主題。希望每一年,都可以有一些大學生,像我當年一樣...因為接觸了一些有意思的人,有趣的事情,而踏上了獨特的生涯路。


應用即興劇之異業結合


IlluBase插畫人基地、走電人桌遊應用與設計工作坊、桃園企鐸會(企業內教育訓練主管人員聯誼會)


2016年開始了一條令人驚喜也充滿未知的路,我們嘗試與不同領域的夥伴合作,研發即興劇可以「應用」在哪些地方?

過程中,也發現國外的即興劇工作者,早已應用即興劇在許多領域!於是,我們開始一場趣味的實驗...

其中很特別的,是與熱血桌遊人歐陽立中老師的合作,在他的邀請下,我們在走電人的桌遊應用與設計工作坊,開了一堂很炫的課「乾坤大挪移:見招拆招之桌遊中的即興劇

超—好—玩—的—
我自己都好嫉妒學員,好想下去玩!

2017年初,微笑角也舉辦了一場「即興嘉年華」,和大家分享我們這一年在應用即興劇的探索與發現,有肢體力、桌遊力、愛情力、故事力、暖身力與反應力...

期待這一年,能和更多朋友相遇,迸出更多即興的火花!


想了解更多嗎?